:三隻熊貓眼~

……

簡單的小插曲之後,劉曉菲開始了正式的直播。

直播間的人數從昨天的兩千五百萬增加到了兩千八百萬!

這個人數增加讓劉曉菲並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

現在的《虎王的一生》節目組早已今非昔比了!

日常人氣就在2000萬到2500萬之間,一旦遇到兩虎相鬥的情況人氣能迅速達到3000萬!

所以區區300萬的增量並沒有讓她覺得有什麼。

按理來說,天竺國也是人口大國,不該只提供這點人氣。

「看來這次的合作增加得並不多。」

:哈~怎麼有天竺國人?

:這是節目組又增加了新的合作夥伴嗎?

:人氣已經到2800萬了!

:大王也開始國際化了嗎?

……

此時已經是正午,祝融和虎妹也玩得有些累了。

祝融瞥了一眼岸邊,熟悉的幾個白斑鹿群並沒有出現。

不過他也沒有太過在意。

他的領地裏面大約有千隻白斑鹿,白斑鹿群的數量在三十個往上!

偶爾有幾個鹿群沒有出現也是正常現象。

「要不今天換換口味!」

「好久沒有吃野豬了!」

祝融默默地想着。

不過虎妹顯然不太樂意,她見到自己喜歡的白斑鹿並沒有出現立刻用詢問的眼神望着祝融,她想進入密林去主動抓白斑鹿。

祝融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滿足虎妹的願望。

與此同時他也想看看自己領地裏面還有多少白斑鹿群。

轉了一圈,祝融發現自己領地裏面的白斑鹿群總共就剩下不到二十個!

「還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旱季才剛剛開始就有這麼多的食草動物開始朝着中心區集中!」

「看來一旦旱季持續下去,不光水源是問題,只怕食物也有可能出現短缺!」

祝融默默地想着。

原地思索了半天,他才發現虎妹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為了準確地數清楚領地裏面的白斑鹿數量,祝融一直沒允許虎妹動手。

現在已經逛了一圈下來,數量也查得差不多了,祝融也不再阻攔虎妹。

見到祝融同意,虎妹歡快地鑽進了密林深處。

不一會兒,虎妹便叼著一隻白斑鹿朝他走來!

「虎妹的捕獵技巧真是越來越熟練了!」

祝融有些欣慰地想着。

接着,虎妹劃開了白斑鹿的肚皮將內臟吃了個乾淨!

祝融將剩下的白斑鹿肉全部吃了下去,只留下滿地的骨頭和一切沒什麼肉的部位。

吃完之後,祝融並沒有挖坑將這些『殘渣』埋起來。

他的領地裏面有着縞鬣狗!

這群傢伙自己會聞着味道趕來的。

縞鬣狗是很好地清理小能手。

「呼嚕嚕~」

虎妹吃飽之後就有點困了,旋即發出『呼嚕嚕』的詢問聲。

祝融也沒有巡視領地的意思,隨後簡單地回應了虎妹一聲。

虎妹很是高興地爬上了樹,然後找了一個足夠大的樹杈趴在了上面。

很快祝融就聽到了打呼嚕的聲音。

「虎妹什麼時候學會了在樹上睡覺的技能?」

祝融有些好奇地想着。

「有機會本王也試試!」

想着他就離開了自己的領地。

他準備去虎媽領地的野豬群看看。

要知道,虎媽的領地裏面最主要的食物就是野豬!

若是沒了野豬,那虎媽就只能整天吃魚和野兔!

「之前還是本王想得太簡單了!」

祝融晃了晃腦袋清空了自己的思緒隨後進入了虎媽的領地。

他很快穿過巨石草地來到了熟悉的灌木叢。

接着祝融溜達了半圈愣是沒發現野豬的動靜。

半晌后祝融才看到了零散的幾隻野豬在活動。

不用猜,祝融就知道野豬也開始朝着核心區靠近了。

「還好本王有先見之明,提前給虎媽準備了食物,不然虎媽不是得天天吃兔子果腹?」

祝融又熟悉的小河看了看。

「看來虎媽的區域未必能夠堅持到四月啊!」

「進入8區的動作要加快了!」

祝融默默地想着隨後回到了自己的領地。

到了傍晚,祝融和昨天一樣開始了領地巡視。

抵達大榕樹的時候也毫不猶豫地進入了t151的領地。

「呼嚕嚕~」

聽到祝融的聲音,t151迅速地從草叢走了出來。

他表現得還是有些警惕。

:大王這是又要幫t151巡視領地?

:什麼叫幫t151巡視領地?我看大王這是把t151的領地當成自己的了!

:好像是這麼回事哦!哈哈~

:這麼一看t151看着還挺乖!就是有點丑!

:忍忍吧!T151也不是天生就這麼難看!

…… 若是換做之前!

司徒天陽說出他的身份,說出他的背景!

那肯定是會將人震懾住的,

以前他也遇到過危險,但每次只要是說出,他乃是司徒家族的人。

那便會平安無事!

畢竟!

龍都是高度發達的城市,處處都是攝像頭,若是誰真的對他怎樣了。

司徒家族作為十大家族排名第五的恐怖存在,而且司徒家族的女婿,還是龍都在管理者高遠山。

壓根就沒有人敢和他過不去!

故而,這一次他雖然有點害怕,但還是信息十足的說出,他就是司徒家族的人。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

就在他這話說出口的剎那,迎來的卻不是別人害怕和驚恐的目光,而是一陣嘲笑。

「哈哈,司徒家族?這個家族很厲害嗎?」

「呵呵,可笑!」

「區區司徒家族,也好意思說出來,垃圾!」

「司徒家族,這般垃圾家族可不被我們放在眼裏!」

黃泉等人紛紛開口。

他們都坐在兩旁,翹著二郎腿。

秦無爭和邪佛則是一幅意興闌珊的模樣,他們沒有開口,但看向司徒天陽的眼神里,則是帶着不屑的。

「司徒天陽是吧,我們讓你過來,並不會傷害到你,我們只是想要調查一些事情罷了。」

「高遠山正在過來的路上。」

「你的父母,以及司徒家族現在的掌舵者,司徒南也都在來的路上。」

「只要你們司徒家族,好好配合我們,將一些我們想知道的事情如實告知,那你就會平安無事!」

葉天傾開口了。

他語氣平淡的說道,話語不卑不亢,淡然如夏天的傍晚吹過的一陣晚風,讓人很是舒服。

司徒天陽可不是一個好人。

她就是一個紈絝子弟,而且是欺軟怕硬的那種,別看平日裏他囂張無限,飛揚跋扈,但真的遇到事慫的一比,完全就是靠着背後的司徒家族。

他才可以肆無忌憚的闖禍,然後還可以為非作歹,橫行無忌!

所以!

當葉天傾好聲好氣跟他說話的時候,他覺得這些人,肯定還是忌憚司徒家族的。

如若不然的話,怎麼會這般好好的和他說話那。

所以!

司徒天陽開始作死了。

「哼,你們算是什麼東西,也配在這裏嘲笑我,也配在這裏嘲笑我司徒家族,你們可真是好大的狗膽啊!」

他怒吼一聲!

嗯?

聽到他的這聲怒吼,在場的眾人都是皺起眉頭。

這傢伙還真的是挺狂的!

竟是敢當着神龍殿一眾人的面,這般的嘚瑟,這般的耀武揚威,不得不說葉天傾都有些佩服他了。

當然!

葉天傾所佩服的只不過是他的無知罷了。

「你們最好現在就放我走,當然……如果你們在我走之前,磕幾個頭求我原諒,那也是好的。」

「若是你們乖乖磕頭,求着我原諒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