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川看了一眼虛空顯露出的一角葬棺,又看了一眼頭頂的陰雲。

心中不禁盤算著這兩個東西,誰強誰弱。

沉吟片刻后,他便停止了遐想,這陰雲不可確定性太高了。

而後,他端坐在天宇,細細打量著前方的葬棺。

雖然僅是一角,但卻足足覆蓋了周遭百丈地域。

通體一片黑色,倘若沾染了億萬生靈的血液,翻湧著乾涸的光澤,令人心驚。

葬土王器,這東西即使他召喚出烽火台也抗衡不了。

除非是這個時空的烽火台,但這個時空的烽火台他召喚不了。

而他現在能與之抗衡的底牌,好像也就龍首標籤了。

但龍首標籤他不敢再輕易動用了,耀幽都太霸道,他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

看了一眼天宇之上的王裔數量,他默默的離開了。

十幾位王裔,無數萬族強者……..

這樣的實力,他怕耀幽都出來也干不贏,別人不知道耀幽都的實力,他還不知道。

那傢伙現在還是沉睡階段,厲害歸厲害。

但要硬抗這道葬棺,還有十幾位王裔身後的王器之威,甚至還有那神秘莫測的古路監督者,他怕自己率先就嗝屁了。

用我的屍體去養出一尊王,你們厲害,不過哥不奉陪了。

「嗖!」

顧川朝著身後的骨海看了一眼,體表猛然湧現出大股的神力,奔向了遠方的天際。

迎接先輩的任務,暫時先放一放吧。

……………….

骨海上空,道九起身,望向了虛空一角,其身後的一眾王裔也紛紛起身。

只見虛空天幕之下,一道恐怖的葬棺像是陷入了蒼穹之中,顯露出了半截棺身,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屍,如何引出那怪物?」一尊妖異的生靈掃視了四方一眼,問出了最為關鍵的問題。

他們在此地大費周章,如果那怪物不來,他們豈不是白費功夫。

這裡可是試煉之地,他們不可能帶著葬棺到處去尋找那怪物。

古路監督者的威嚴,別人不清楚,他們這些王裔可是心如明鏡。

任何敢於破壞試煉之地的生靈,只有一個下場,死!

除了那尊怪物!

「放心吧,吾族可是花了大代價,才將這位請出的。」

屍走出死亡國度,乾癟腐朽的手骨輕捏法印。

「嗡!」

虛空中的葬棺微微顫動,一股龐大死氣自其中流淌而出,有一道人族屍骸自其中顯露而出。

「人王後裔,你族這代價可不小。」道九望著前方顯露的人族屍骸,神色微動。

「這是在無量之海戰死的那尊王裔吧,姜,人王第七女。」妖族的王裔認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眸光微沉,有些驚訝。

道九搖頭,道:「如果那怪物不來呢,要知道人族可不是吾等族群,那怪物的身份不可能比一尊死了的王裔低。」

屍可怖的頭骨笑了一下,沒有多言,手捏法印。

在姜的屍骸體表,猛然湧現出大股金色烽火之氣,尊貴難言,將她包裹,環繞。

好似活過來了一般,在呼應。

妖族的王裔見狀,神色頓時一動,道:「血引秘法,你族對那怪物可真上心。」

姜這具王裔屍骸,如果運氣好,也能養出一尊王來,雖然幾率很小。

但屍族為了那怪物,竟然捨棄了這尊王裔屍骸。

厲害!

「嗡!」

霎時間,虛空深處,同樣有呼應之音,很悲切。

「轟隆隆!」

虛空都晃動了起來,有一道龐大的牛形生靈在其中顯化,正在骨海外圍獵殺試煉生靈。

就在這時,虛空顯化的那道牛形生靈回首,金黃的豎瞳看向了姜所在的方向,在呼應。

屍右手骨在虛空一按,一具真身顯化而出,正是顧川原本的容貌。

「是他,人族—商!」

「怎麼可能,吾等剛剛還和他在一起!」

天宇之上,無數生靈頓時呆住了,無比震驚。

諸試煉生靈目瞪口呆,他們的目標,竟然來到了眼皮子底下,還曾與他們交談。

這其中尤以一位雙翼族生靈最為驚訝,心中不禁遐想:「幸好勞資走的快,我就知道那牛,不那人,有鬼。」

萬族不是沒有此等秘術,但能讓在場的所有王裔和試煉生靈都未發現的秘術,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人族商於骨海之上,斬葬土王裔,更是獲得了骨海至寶機緣,惹出了無盡風波。

更是被天幕顯化,所有試煉生靈都見過他的真容。 狼牙基地和朝陽基地並沒有真的對魏安放心。

他們竟然罕見地達成聯合,對銀葉基地有過進攻。

目的當然是試探魏安到底有沒有餘力去干涉他們。

這對他們今後的規劃有著重要影響力。

若是魏安實力依然強,那他們毫無疑問會聯手,不計一切代價先滅掉魏安。

畢竟這人如果殺了李冠,還沒有損傷,實力未免太強。

但是如果魏安實力不足,那他們就明顯會制約彼此,雙方的合作不會太緊密。

而結果也十分合他們的心意。

魏安並沒有迎戰,而是不斷地後撤。

讓出來了很多資源,幾乎算是拱手送上。

這讓蘇革和劉暢兩人很是爽,覺得魏安肯定不敢出來迎戰。

最後兩人的聯軍一直逼近到了銀葉基地中心不遠處,最後魏安裝模作樣地出來將兩人逼退。

展示一下自己的態度就行。

最後狼牙基地和朝陽基地兩方自然是後撤了。

他們這一次已經算是心滿意足,看見魏安和以前行事完全不同,感覺像是換了個人。

他們於是肯定,魏安多半受傷,其他戰士也多半死了幾個。

要不然他不會這麼猥瑣。

按照以前魏安的性子,早就出來迎戰了。

現在這個樣子,只能理解為他無能為力。

如果現在直接與他決鬥,損傷會很大。

不如等到他們都進階二階之後,再一鼓作氣,將他逼走,或者直接殺死。

而且,看見魏安之後,狼牙基地和朝陽基地的聯盟基本就算是破碎了。

雙方就此結束了短暫的合作期,各自打道回府。

蘇革回去之後哈哈大笑。

「王元?」

「一個只知道做意氣之爭,腦筋裡面只有肌肉的傻子罷了!」

「靠著掠奪過來的資源,我們過不了多久就可以進階到二階。」

「之後就是他的死期!」

但是此刻的魏安,卻也在暗笑。

「原來欺騙到他人,會有這麼爽?」

他只有派出小雷龍去探查了雙方的行動。

發現他們都開始收縮人手,明顯是在防守。

估計過不了多久,他們就可以進階到二階。

所以現在在防止魏安的搗亂,顯示了他們的決心。

這樣的舉動也證明,他們短時間之內不可能再來一次銀葉基地了。

魏安於是就有了充足的時間去捕獲第三個四階怪物精魂!

……

滿眼都是黃沙。

這裡還是銀葉基地西邊的戈壁灘。

魏安出現在這裡。

原因很簡單,這邊是距離銀葉基地最近的一個可以獲得四階怪物精魂的地方了。

上次他擊殺了一隻四階的沙漠蜥蜴。

這次,他原本準備再殺一隻。

但是等他來到原本的巢穴,卻發現整個巢穴都空了。

裡面只有幾個後來居住在裡面的小嘍啰,被他隨手解決。

「看來裡面的沙漠蜥蜴都逃走了。」

「是因為上次死了一隻四階的沙漠蜥蜴,讓他們這個族群感到壓力了?」

魏安覺得這個原因非常有可能。

雖然說這些怪物大多智商不高,但是對於這種判斷的能力其實還是有的。

他搖搖頭,最簡單的獲取方式沒有了。

看來要另外尋找。

不過這片戈壁灘這麼大,四階的怪物絕對還有。

只是需要花費更多的一點時間了。

但是魏安有耐心,他在緩慢尋找。

黃沙漫天,這裡的可見度實在是太低。

在這裡,每走一步都十分提心弔膽,害怕會有一隻怪物突然竄出,給自己一口。

但是魏安卻不怕。

他已經戴上了穿山鎧甲,保護著自己。

「繼續尋找吧!」

他靠著自己箭神的視力,一直在搜尋旁邊的怪物。

「三階的沙漠毒蛇,不對。」

「三階的食肉禿鷲,也不對。」

「三階的巨狼……也不對啊。」

魏安一直在搜尋,但是四階的怪物數量的確不算多,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發現的。

他一路發現了不少的蹤跡,但是追上去卻總是發現三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