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魔法護盾強行頂住攻擊,維爾手中動作絲毫沒有遲緩的跡象,那撕扯的姿態,就像暴風雨一樣猛烈。

伸手,刺入,拉扯一氣呵成。

又是一截腸子被扯出,然後像是垃圾一般往旁邊丟去。

……

終於,這頭狂犬的身體開始顫抖了起來,它不停的晃動著,似乎馬上就要倒下。

紅霧蠕動,整個地面像是被血水澆灌過一般可怖。

但是,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那原本如同輕紗一般的血氣也卻變得格外黏稠。

「再見。」

話語伴著冰冷的利刃一同落下。

在魔劍納羅斯的切割下,這頭雙頭地獄犬終於被捅了個對穿。

看到地獄犬依舊在地上不停抽搐著,正打算補上幾刀的維爾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心悸的錯覺。

那是一種如同鎖鏈般的束縛感。

彷彿冥冥中,有一隻大手在緩緩緊握。

彈起,後撤,橫劍在前!

「刃返!」對危險的敏感讓維爾立刻做出了反應。

然而——

在維爾做出招架動作的那一霎那,一截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血色長鞭瞬間落下,只聽「啪嗒」一聲,維爾手中的魔劍直接被巨大的力道給抽飛了。

「打落我的武器並不算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一腳把半死不活的地獄犬俄耳托斯踹在一旁,維爾活動了一下染血的利爪,黑氣彌散,很快,魔劍納羅斯就再一次出現在了手中。

接下來,攻擊會從什麼地方過來呢?

掃視著四周,維爾預測著接下來的攻擊。

就在這時——

在地獄雙頭犬的影子里,三個模糊的輪廓猛然躥出。

那是正常犬類大小影子生物。

它們分成了三個方向,直接對著維爾發起了猛撲!

影子生物?!

月芒·幻光斬!

一道潔白的光刃拉出了個半圓的軌跡,竟是把這三個影犬全部覆蓋了進去。

絲絲黑氣升騰,那三隻影犬被劍技瞬間蒸發。

可就在這時,維爾腳下的地面猛然裂開,兩道血紅色的光輝瞬間升騰,它們宛若活物一般靈活,下一刻,直接把維爾的雙手牢牢捆住。

「什麼?」

「哎呀呀,你這個外來者為什麼這麼可怕呢?連那麼可愛的小狗都能下得去手,哎哎哎……」

甜膩的嗓音宛若熏香一般讓人迷醉,但是那熟悉的音調卻讓維爾感受到一種奇特的冰冷。

這聲音,似乎,是在哪裡聽到過的樣子。

是熟人?

腦海中宛若幻燈片一般滾過,維爾終於找到了這個聲音「真正」的主人。

是艾麗莎!

那個商隊的女首領!

這不可能!

「我可不能讓你打擾到大人的計劃呢,所以,請你……去死吧!」還沒等維爾來得及細想,又是一道紅色的軌跡落下。

砰!

霎時間碎石紛飛,那些腐化的液體和物質濺的到處都是。

……

地面上,無數道鞭痕清晰可見。

很顯然,這玩鞭子的傢伙絕對不會是當初那個連靈魂都被納羅斯吞掉的冰系女法師。

從黑暗中出現,那妖嬈的身段和彎曲的小角完全暴露了她的身份。

魅魔。

而且是個有著高階力量的魅魔。

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從回饋回來的氣息來判斷,這,應該是聚攏過來最後一隻惡魔了。

情況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壞。

但是——

借著黑暗之心力量強行突破束縛的維爾,卻僅僅只是象徵性的抵擋了幾下后就開始了瘋狂逃竄的道路。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威爾遜道:「嗯,老朋友你也別太擔心,有消息我會馬上聯繫你的。」

掛了電話以後,威爾遜立刻就聯繫了有關部門。

威爾遜和喬治家族也算得上命運共同體的了,威爾遜想要在軍隊更上一層樓,就需要喬治家族的幫助。

喬治家族想要在商界中大展拳腳,也需要威爾遜的幫助。

此時,一個海軍陸戰的士兵大喊道:「找到了,找到了,雷達,衛星的信號都正常了,找到目標了。」

然後就又有另外一個士兵更大聲地喊道:「剛剛有偵察小隊報告,有三個航母戰鬥群正在慢慢朝我們的領海靠近。」

什麼!

即使是在戰場上死人堆里出來過的威爾遜一下子也不擔心了,是什麼國家的三個航母戰鬥群居然敢明擺著進入自由國的領海範圍?

這是對他們自由國的挑戰,也是對他們自由國的海軍的挑戰。

威爾遜立刻決定,一邊調集所有的炮火對準那三個航母戰鬥群,一邊跟上級彙報現在的情況。

「威爾遜中將先生,對面的航母戰鬥群給我們發來了一個信函。」一個士兵過來,直接遞給威爾遜一封信函。

當看到信函上面說的,威爾遜那雙眼睛還是不可置信的盯著那上面的內容:「怎麼會這樣?出動三個航母戰鬥群,這麼大的陣仗,只是要對喬治家族出手的?」

而且這些航母戰鬥群神色也太神秘了,即便是多年從軍的威爾遜也有些拿不定的主意了,不知道這到底會是哪個國家的。

但是他知道,不可一世的喬治家族,這下要完了。

最後,威爾遜還是跟自己上級彙報了這件事。

短短的三分鐘以後,他就接到了指令,他擦了一下後背上的冷汗,臉上露出猙獰的冷笑,隨即快速的把指令傳達給了所有人。

然後威爾遜再次撥通了喬治巴德的電話,說道:「喬治老弟,那三個航母戰鬥群,就是針對你們喬治家族的。」

「啊!」這個話像是一個巨大的炸彈一樣狠狠的炸在了喬治巴德的心頭,心裡絕望的害怕充斥著在每一個喬治家族的成員身上。

「那,那我們要怎麼做呢?」喬治巴德膽戰心驚著問道。

威爾遜卻笑道:「喬治老弟,你放心吧,上級已經安排我了,我們的防禦系統能力和攻擊系統能力是最厲害的,最先進的,只要他們敢進入我們得領海範圍,他們還想找你們?等待他們的只有粉身碎骨。」

聽到這話,喬治巴德和喬治家族的眾人的心裡總算是安心了一些了,也找回了一些精神了。

沒了生命危險擔憂的喬治家族眾人也有了心情開口說話了,「看來這次是我們喬治家族碰到了硬茬了,是一個比我們更為強大的勢力啊。」

「可是再強大又怎麼樣,我們自由國可是世界霸主,誰也不能挑戰我們國家的尊嚴。」

「不論是誰,只要敢開著航母戰鬥群進入我們得領海,我們的軍隊也不是擺設,真是一群幼稚的小可愛啊。」

……………………

此時,威爾遜所在的海軍戰鬥基地里,突然又士兵們發出一聲聲緊急呼叫了。

「來了,來了,那三個航母戰鬥群朝著我們的領海過來了。」

「他們升起了軍旗了,是一個龍頭。」

「龍頭,龍頭,是龍頭的人。」

「上帝啊,怎麼會是龍頭總艦隊的麒麟艦隊,青龍艦隊,還有玄武艦隊。」

浩浩蕩蕩的龍頭艦隊,完全地讓海軍陸戰隊的士兵們都愣住了。

「我的上帝啊,我看的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陣仗。」

「這才是真正的萬艦齊發啊,在我們和其他幾國聯合軍演的時候,都沒有這麼大的場面。」

「我一直都覺得我們的裝備是最好的,最厲害的,原來還真是沒有最厲害,只有更厲害啊。」

「老天啊,真是要命了,人家都來到我們家門口了,我們才發現,之前我們一點蹤跡都沒發現。」

「要是他們突然的發動攻擊,偷襲我們,我們現在可全都完了啊。」

「有一次軍演的時候,我見過他們龍頭艦隊我現在還記得那種生命被他們死死拿捏著在手上的可怕。」

………………

有的士兵開始討論了起來,但是也同時高度的提高著警惕,大家的臉色都很凝重,因為龍頭的艦隊也已經越來越逼近了,他們隨時可能要對龍頭髮起攻擊,或者反擊。

看到眼前的這萬艦齊發的大場面,威爾遜傻傻的坐著在椅子上看著,心裡也升起了一股害怕的預感。

龍頭殺氣騰騰,喬治家族就是他們的目標。

憑著自己,能保護喬治家族嗎,這個想法威爾遜十分的不確定。

但是沒多久,他就想明白了,雙目殺意兇狠的盯著那三個航母戰鬥群,儘管這三個航母戰鬥群很厲害,即使他們自由國想要毀滅他們,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可是龍頭居然都這麼明晃晃打上門了,相信上面的領導一定會安排重重打擊的。

果然,威爾遜也立刻接到了命令,不惜任何代價,堅決殲滅來犯敵人。

威爾遜的心裡總算是有一些底了,一邊下達著命令,一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喬治家族。

喬治家族再次得到了確切消息,感覺天突然明朗了一樣,一個個的家族成員心裡的陰霾正在慢慢的驅散開。

喬治巴德有些興奮的說道:「威爾遜老哥,你可一定要重力出擊,告訴他們來犯自由國的下場,狠狠的教訓他們,我喬治家族也一定會報答您的。」

此時,海軍基地外面,一個大喊聲叫道:「我的天啊,他們三個艦隊的幾十海里之外還有狼王艦隊,虎王艦隊,獵豹戰隊,雲天突擊艦隊,獅子王艦隊,蛟龍艦隊……我們,我們如今的力量根本無法擊敗對方。」

啪!

聽到這話,威爾遜嚇得半死,手機都拿不穩,掉在了地上,身上的再次冒出一大片的冷汗來,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中將,他只能先下令停止攻擊,把情況報告給了上級。

而上級到底要怎麼做,這就不是他能給多說什麼的了,此時心裡也只能默默的替喬治家族祈求上帝。

一個隊員幫威爾遜把手機撿起來,剛好喬治巴德再次打了電話過來,威爾遜很是為難無奈的拿起手機,卻怎麼也按不下那接通按鍵,因為他不知道要怎麼和喬治巴德說現在的情況。

這時候,他的通訊兵跑了過來,敬了一個軍禮,道:「威爾遜上將,上級有嚴密秘令,請您接電話,是查爾斯將軍的電話。」 阿吉上車了,車上除了她之外,還有三個和她一樣被俘虜過來奴役的留國女人。

由於之前是同一國家的人的緣故,因此阿吉和這些人也都認識。剛上車沒多久,阿吉就和她們達成了一片。幾人開始討論自己此去的目的地,並且討論為什麼宜國的高層會下達這種命令,如此優待她們。

「因為宜國的高層想要借我們的肚子多生孩子。」

阿吉一張嘴就道破了天機:

「雖然我們不是宜國人,但是我們給他們生的孩子是。他們可以肆意地奴役蹂躪我們,卻不能對我們肚子中的孩子無動於衷,因為這些孩子的體內有他們一半的血統。」

「原來是這樣。」

沒見識的女人們連連點頭,對阿吉的觀點表示贊同,繼而繼續問道:

「對了,你說他們會將我們送到什麼地方去呢?」

「不知道,不過大概率是秦淮河南邊的那塊區域。」

阿吉看向南邊的方向,目光幽幽:

「那裡是宜國之前的聚居區,有很多他們之前遺留下來的土坯房,用來安置我們剛剛好。」

「什……什麼?秦淮河南邊嗎?」

聽到這話,其他女人們面面相覷,而後整輛車子上便瀰漫著一股尷尬的氣氛。

「你們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