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曾書城和高文擦身而過,往小鎮中心的方向走去。

不過曾書城只走了十幾步。

確認自己脫離近身範圍后,他又回過頭沖著高文冷笑了一聲:

「不過咱們先說好,我不習慣別人用什麼死啊、殺啊之類的字眼和我說話…..」

刷的一聲。

一道風刃擦著曾書城的側臉飛了過去,打斷了他口中還沒說完的話語。

摘下兜帽的高文露出自己的臉。

「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

「沒事,我剛剛什麼都沒說,哥您先忙著,我去義莊替大家探查一下情況!」

滴滴冷汗自曾書城腦門冒出…..

風刃飛過的時候,距離他的臉只有一寸的距離!

這人居然比他還狠?

說好的自己是個刺客的呢!

高文沖著他點了點頭,把兜帽重新戴上。

本在冷笑的曾書城,在接受風刃洗禮的剎那,轉變成了燦爛的笑容。

就像是川劇中的變臉魔術。

「哥幾個等我消息啊!」

……

曾書城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

看熱鬧的葉蓮娜捂著嘴。

看了看曾書城離開的方向,又看了看已經回到原位的高文。

最後把目光放在拳手周磊的身上。

「泥門周國人,都折磨狡猾的嘛?」

「嗯?」周磊一腦門的問號。

這外國娘們在說啥?

「港港那個,變臉,我,想血!」

「有病!」

沒空搭理抽風的葉蓮娜,周磊沖著高文點了點頭,向著和曾書城相反的方向走去。

和曾書城一樣,周磊也想去探查一下這個村子的情況。

原地只剩下葉蓮娜,高文,和一群還處於蒙圈狀態的新人。

高文沒有教新人的意思。

指了指一旁的新人,高文沖葉蓮娜道:

「我去外面轉轉,他們就交給你了。」

留下這麼一句,高文挑了個方向直接走人。

出頭是為了表現自己的價值。

二哈可以混在狼群里,可綿羊不行。

誰要是真覺得他會像個保姆一樣保護新人的安全……高文會很開心!

把葉蓮娜這個外國妞單獨留下來。

和一群新人在那兒大眼瞪小眼。

葉蓮娜:「嗨?()」

一眾新人:「……」

……

這個村子不大。

兩條十字交叉的街面上有著四十多棟房屋。

提示面板上描述的義莊,就在十字路口中心的位置,也是整個村落里佔地面積最大的一棟建築。

就很奇怪。

一個供人居住的村子,居然是圍著一座義莊建立起來的。

這個村子最初建立起來的目的是什麼?

更讓高文感覺奇怪的是,現在明明是上午,頭頂大太陽掛在那兒,可這個村子的街道上居然一個人影都沒有。

人呢?

大白天的在家睡覺么?

還是說外出狩獵、種田、又或者做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去了?

沒有貿然闖入路邊的土房。

在村子里繞了一圈后,高文覺得這村子非常的邪門。

村子有四條出口。

一面靠山、一面臨水,一面叢林。

基本代表這三條路被堵死。

只有東邊鏈接官道的方向通著,算是村子唯一的活路。

然後呢。

在村子臨水的西邊,高文還發現了一座斷了的石橋。

石橋斷掉的位置是靠村這邊,上面的刀斧劈砍的痕迹很明顯,高文判斷這些痕迹應該是村子里的人留下的。

也就是說,這座石橋是被村裡人主動砍斷的。

而在石橋沒被砍斷前,其作用應該就是鏈接這條官道通往河對岸,而義莊所在的這個村子則是官路上的一處中轉站。

現在石橋被毀。

義莊所在的這個村子,就變成了這條官路的終點。

那麼問題來了。

義莊村的人為什麼要破壞石橋?

誰都知道在官路旁邊的村落,肯定要比官路終點的村落容易發展。

更不要提他們私自毀壞官路上的石橋這件事本身,就是要被當地官府追責的。

抱著這樣的念頭,逛了一圈的高文回到了原點。

嗯,也就是他們出現的木屋區,原本是街道西南交界的一塊空地。

木屋區。

葉蓮娜正在教導新人們在大都市生活的一些規矩。

見高文從外面回來,葉蓮娜驚喜的沖他招了招手。

「()嗨!」

高文:「……」

「你灰擾啦!」

「……嗯。」

「情況腫么樣,外面….好晚罵?」

「還好吧。」

連猜帶蒙,高文差不多能聽懂葉蓮娜說的是什麼。

可她總這麼說話也不是個事兒。

猶豫了一下,高文小聲問了她一句:

「你會說英語么?」

「哎???」葉蓮娜的眼睛瞪得老大。

「不會?」

「會!我就是英國人!」

一連串的母語脫口而出,看到高文能聽懂,憋了一上午的葉蓮娜終於爆發了:

「男孩兒,你知不知道,今天這一天我是怎麼過來的,我的上帝,語言不通這個煩惱簡直讓我瘋狂!」

「……」

單詞高文是能聽懂。

可連到一起后…..

高文覺得還不如讓葉蓮娜繼續說她那需要猜的蹩腳中文!

「就在剛剛,就剛剛,我問她們都會些什麼,有些什麼愛好和職業,可是這些新手,他們居然和我說廚子,恐怖份子,畢加索,還有學生!

拜託,我的天吶,畢加索是用來形容職業的嗎,他應該說自己是一名畫家!

還有學生!

高,難道學生在中國是一種職業,而不是享受人生的一個過程嗎?」

學生是不是職業?

享受人生?

呵…呵呵…

覺得無法溝通的高文閉上了嘴,歪頭加聳肩,表示自己再一次聽不懂葉蓮娜說的是什麼了。

高文:「你在說什麼?」

葉蓮娜:「???」

高文:「抱歉,我小本畢業,英語只學了幾句。」

葉蓮娜:「(╬▔皿▔)凸!」

「我懷疑你在騙我!」

「你說啥?」

「我知道你聽的懂!」

「我聽不懂…..」

「高!你這個騙子….」

「噓!」

用手勢打斷葉蓮娜的話…..

好吧,不用高文去打斷。

在街頭出現異動的第一時間,葉蓮娜就已經先一步抽出腰間的騎士劍,向前一步擋在了高文的身前。

他們面前的街道上。

幾乎在同一時間。

十幾扇原本關著的房門,一起從內部被推開了…… 大奸臣哭笑不得。

「會給小夢的,一定會給小夢的。」

小夢這才放手,後知後覺地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我可是正直的好孩子,不能這麼沒禮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