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兵怒極反笑,說:「好,很好。垃圾是吧。如果我是垃圾的話,你又算什麼?」

「就是,你知不知道我老大是什麼身份。他可是江省商會副會長許天華的兒子,家族企業市值超過五百億。就你也配和我老大搶女人?」

寧常還沒吃到剛才那一巴掌虧,此時又跑出來狗叫了。

葉長生和鄭貞又是很默契的笑出了聲,老爹百億身家,兒子就這麼瘋狂了。

可笑可笑。

正當葉長生正打算給這個年輕人好好上一課的時候,鄭貞的導師徐華走了出來。

徐華在辦公室里就聽到外面有動靜,一開始只以為是學生在打鬧。但後面仔細一聽貌似是葉長生和人起了爭執。

乖乖,什麼玩意敢得罪葉長生這個湘省的巨型地頭蛇啊。在他的認知里這所學校並沒有足夠匹敵紅星酒業+品APP的存在吧。

真有人眼瞎認不出這是葉長生?

他帶著沉重的心情走出辦公室,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凈給他惹事了。

他剛走出辦公室,就看到許文兵帶著一票狗腿子站在教室外與不遠處的葉長生和鄭貞形成對峙。

看樣子雙方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

「怎麼是許文兵這崽子啊。”

葉長生固然厲害,地位崇高。但是許文兵的父親也不差啊。

這兩人都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學校老師能夠得罪的。

他猶豫了片刻,然後咬了咬牙就回了辦公室。

害怕事情進一步鬧大,他趕緊翻起通訊錄找到了許文兵父親許天華的電話。

「喂,是許總嗎?我是許文兵的老師徐華。」

「你好你好,是不是我那不爭氣的兒子又惹事了?你放心,我會給他擦乾淨屁股的。」

許天華聽到是兒子老師打過來的,正忙著和懷裡的美人兒親熱的他不賴煩的敷衍了一句。

「只怕是這次屁股沒那麼好擦了。」

徐華何嘗沒聽出許天華話中的敷衍。和這樣的大佬打電話他也很忐忑,但是現在事情緊急,就算給這種大佬留下一個屁話多的壞形象也得趕緊告訴他情況。不然到時候自己任由許文兵和葉長生鬥上的話,出了名的記仇的許天華肯定也不會放過自己這個隔岸觀火的老師的。

許天華眉頭一皺,覆在胸懷偉大上的右手也停止了搓麻將。

那個正在用「心」感受許天華手心溫度的嬌媚少婦見老闆突然停止了動作,忙又貼心的靠了上來。

許天華聽到兒子可能會發生自己都不好處理的事,也沒心情和嬌媚少婦纏綿了。他一把推開了那個嬌柔似水的美人兒,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精品虎頭酒,他沉聲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許文兵不知道為什麼,和葉長生對上了。看架勢好像要打架!」

「什麼?你說的是那個紅星酒業的葉長生嗎?」

許天華驚訝的直接從床上暴起,不自覺的就將目光放到了手中的酒杯上!

「是的,情況比較急,我只能先給你打電話了。現在這情況我也不太好去勸架!」徐華實話實說。。 第九百二十一章你們以前認識嗎?

「表哥,表哥不要扔下我,不要!」

莫倩茹心急如焚的想要爬起來。

可無奈厲司景踩著她的小腿,她再怎麼掙扎都不能撼動分毫。

顧斯年冷冷的回頭,「那你道不道歉?」

莫倩茹怨毒的瞪了顧兮兮一眼,眼眶裡面屈辱的淚水還在打轉。

顧兮兮看著她,冷蔑的開口,「如果不想道歉,不用這麼勉強。」

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顧兮兮只怕早就死了上百次了。

莫倩茹屈辱無比的攥緊了拳頭,聲音微弱,「對不起。」

顧兮兮眯了眯眸子,側耳傾聽,「你剛剛再說什麼,聲音太小了,我可是一點都沒有聽見。」

「顧兮兮,你!」

「我說過了,心不甘情不願的道歉,我不稀罕。這麼不樂意,真的不用勉強的。」

莫倩茹兩泡熱淚再也忍不住了。

她屈辱的看了顧斯年一眼,見他壓根兒就沒有要出手的打算,只能低著頭,哭著大聲喊到,「顧兮兮,對不起!以後我再也不會罵你了!」

「這樣就對了。」顧兮兮走上前去,伸手在她臉上拍了拍,威脅性十足,「以後你看到我最好繞道走,否則,下次就沒這麼輕易放過你了。」

說完,她抬眸看了厲司景一眼。

厲司景會意,將腳挪開了。

壓制的力道一消失,莫倩茹就立刻爬了起來。

她擦了一把眼淚,用力的撞了一下蘇蘇,哭著跑了出去,「表哥,我要告訴爺爺,說你為了一個戲子,幫著外人欺負我!嗚嗚嗚——」

顧斯年一聽她要去跟顧老爺子告狀,臉色就變了。

「倩茹!」

他二話不說,拔腿就追了出去。

而另一邊,莫倩茹剛剛那一撞不輕,蘇蘇沒有任何防備,直接被撞的一個趔趄,眼看著要摔倒了。

厲司景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突然被他觸碰,蘇蘇就像是觸電似的,剛剛站穩就立刻躲開了。

厲司景看了她一眼。

蘇蘇別開了目光,冷淡的說道,「阿洛先生還是跟我保持一點距離吧,否則別人會誤會的。」

顧兮兮一聽這話,立刻就知道蘇蘇是誤會了。

她雖然自己在面對感情這方面的時候,有時候會很遲鈍。

但並不代表,她感受不到別人之間的微妙氣氛。

就沖著上次,蘇蘇嗜睡症發作,哥哥去博物館偷樣本,還用自己的血復活樣本給蘇蘇治病,就知道他們兩個之間的糾葛並不簡單。

如今,蘇蘇說了這話,就更加確定她心中所想了。

蘇蘇一定是誤會了她跟哥哥的關係。

「蘇蘇,其實我跟……」顧兮兮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厲司景給打斷了,「如果這是蘇蘇小姐的要求,我會滿足你。」

蘇蘇一聽這話,臉色明顯變了。

厲司景拉著顧兮兮準備離開。

不過,在他跟蘇蘇擦肩而過的時候,突然開口,「我記得當初簽合同的時候,蘇蘇小姐說過,不會出席自己簽約的商業合約之外的任何場合。打臉可來的真快呢!」

一直就遠遠跟在蘇蘇身後的小艾一聽到這話,脾氣立刻就上來了。

她幾步沖了過來,「阿洛,你陰陽怪氣的說什麼話呢?你知不知道蘇蘇到底是為了誰才會跟顧大少來出席這種場合的?她是……」

「小艾!」蘇蘇冷著臉打斷了小艾要說的話。

小艾抿了抿唇,明顯的很不甘心。

可,她又不想違背蘇蘇的意願,只能憋屈的閉上了嘴。

厲司景淡淡的掃了蘇蘇一眼,似笑非笑,「還能是為了什麼,不就是榮華富貴么?」

「你!」小艾氣的臉都紅了。

正要衝上去好好跟他理論一番,最後還是被蘇蘇的眼神給壓制了,「小艾!」

「……」小艾氣死了。

厲司景扔下這句話,面無表情的轉身離開了。

蘇蘇全程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只是,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知道厲司景和顧兮兮兩個人的背影逐漸遠去,她才自嘲的笑了笑,喃喃自語道:「我真是傻,他早就已經死了。就算長的再像,也不會是他……」

小艾走到她身邊,「蘇蘇姐,你為什麼不把真相告訴他?如果不是為了保護他,你根本就不用陪著顧大少來這種場合。」

蘇蘇冷淡的抬眸,「為什麼要說?」

「為什麼?你不說他又怎麼知道……」

「他沒有要求我做任何事情,是我自己一廂情願。」

「……」

小艾小心翼翼的看著她,「蘇蘇姐,你該不會是愛上……」

蘇蘇倏地攥緊了指尖,「我沒有。」

小艾聽到她如此斬釘截鐵的回答,稍稍鬆了一口氣,「那就好。否則的話,被顧大少知道你對其他男人動心了,後果不堪設想。」

蘇蘇當然知道那個後果是什麼。

當初,他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被炸的粉身碎骨嗎?

阿洛不是他,她根本就不會愛他。

她現在為他所做的種種,是因為歉疚。

她欠他一條命,她想要彌補,想要把當初欠他的,全部都還到跟他相似的阿洛身上……

似乎是說服了自己,蘇蘇冷著臉,轉身走了出去,「走吧。」

「嗯。」

而另一邊,顧兮兮跟在厲司景的身邊。

看著哥哥冷淡的俊臉,她幾次欲言又止。

兩個人上車之後,顧兮兮又想開口,但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算了!

這是哥哥的私事。

如果他不想說,自己隨便打聽似乎不太妥當。

「咚!」

突然,顧兮兮感覺到腦門一痛。

她低呼一聲,捂著額頭扭頭看了過去。

只見厲司景收了手,正看著她,「這一路欲言又止的,是不是想問什麼?跟我還遮遮掩掩的?」

顧兮兮輕輕揉著額頭,「哥,其實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了,你跟蘇蘇……以前就認識嗎?」

雖然早就猜到了顧兮兮的問題,但現在突然聽到,厲司景臉色還是微微一變。

顧兮兮甚至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周身的氣壓降了下來。

莫非,兩個人之前真的認識,而且還有過一段糾葛?

「算吧。」厲司景靜默了半天,就勉強蹦出了這兩個字。

「算?」這是什麼回答?

厲司景眸光逐漸變得幽深,「我以為我認識她,後來發現,我好像並不是真的認識她。」

文學網突然秦楓想到了,缸中之腦假設中一個設定,於是他問金九兒。

「他們大腦是不是可以被編輯、被寫入命令,就像電腦一樣!」

金九兒卻是揺搖頭,不能!第一個成為缸中之腦的人,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當時進行了所有可能的嘗試。

在進行了幾千次不同方式……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443章可能的嘗試 長孫無忌臉上的驚恐神情,沒有絲毫的緩解,只是朝着身後的這些傷殘士兵看去。

一炷香的時間,就算是再快的速度,恐怕也不可能把這些士兵搬運下去。

更何況他們這些人都是一些朝堂之上的老臣,自身的身子骨原本就不好,也是大大的衰減了自身的效率。

「難道你還想繼續站在這裏浪費時間嗎?」

許久之後,李恪沒有察覺到身後的動靜,轉身有些疑惑的詢問道。

長孫無忌輕微的嘆了一口氣,只能首先照着李恪的說辭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