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耀錯不及防,竟然是袁耀給踹得吐起鮮血起來。

就這,袁術還不肯罷休呢,還在一腳又一腳朝著袁耀身上踢著:

「汝這個逆子,為何如此沒出息也?」

「啊?回答朕,汝為何這般沒出息!」

「汝根本就沒有資格做朕的兒子,與其給朕丟人,還不如快快給朕去死了算吧!」

袁術可謂是越說越來氣,下手也愈發重起來。

不一會兒,袁耀就被袁術打得逐漸失去生機……

「不要啊陛下,耀兒再怎麼說也是您親生兒子啊,您怎能夠對他下如此狠手?」

一道驚呼聲響起,卻是皇后馮氏趕來,拚命護在袁耀跟前,讓袁術不再毆打什麼。

袁術怒氣沖沖,但看到馮氏之後,心還是不由得一軟,也就沒在動手什麼。

「耀兒……耀兒……」

見袁術不再動手,馮氏逐漸鬆了口氣,開始呼喚起來袁耀。

奈何,袁術方才下手實在是太重,導致袁耀現在昏迷過去,至今還沒有蘇醒過來。

見沒能夠喚醒袁耀,馮氏只好再次跟袁術求情道:「陛下,耀兒傷得實在是太嚴重了,還是讓御醫來給他看看吧。」

袁術嘆了口氣,點頭同意。

不一會兒,御醫過來,為袁耀療傷一番,袁耀許久方才蘇醒。

蘇醒過後,袁耀看到袁術,就好像是看到什麼惡魔般,急忙撲進馮氏懷裡:

「母后,快快救我,父皇他……他要打死我啊!」

看見袁耀被嚇得跟個孩子一樣,馮氏留下委屈眼淚,袁術卻愈發覺得袁耀實在是太沒出息了。

話雖如此,事後袁術還是讓袁耀暫時先返回太子府居住。

回到太子府後,袁耀好似認為自己太子之位終於保住,一掃先前的陰霾般,變得稍微又有那麼一丟丟囂張跋扈…… 最後又是李南尋力排眾議,就把騎軍放在連西城裏,把城內百姓全部轉移到最後方,騰出地方,這樣騎軍也下馬能戰,上馬能沖。

接下來就是糧草問題,二十萬大軍,的吃飯呀,沒有朝廷了,現在他們就只能靠自己,還好連珠州儲備不少,能撐一陣子,又已經到了夏季,只要堅持到秋收,就又能挺一陣子,連珠州又是糧產大州,家家都有餘糧,去徵收徵收也好,關於這點,錢大人特意提出,絕對不能妨礙老百姓的正常生活情況下徵收,眾人都沒有什麼異議。

然後會議就結束了,眾人都下去各忙各的了,主要就是連西城百姓轉移的是,這事交給錢大人了,夠錢大人忙的了,這是宜早不宜遲啊,晚了就都被困在城裏了。

眾將士都走了之後,就剩自己人了,柳蟬衣和王見山等諸位武夫還留在這,李南尋也不在裝模作樣,直接癱坐在椅子上。

韓羽關心道:「王爺你要不要緊?要不還是歇一歇吧,你要是累垮了,不就沒有主心骨了么?還是歇一歇吧?」

眾人也紛紛附和,現在就靠你了,你要累到了,誰還能挑大樑?

李南尋搖搖頭:「想睡也睡不着啊,一閉眼就全是事。」

李南尋說完就起身走了,眾人看着李南尋的背影,目光中透露著擔憂。

————

幾天後,在最後一批百姓轉移的時候,出事了,這天眾人正在議事廳,一個士兵匆匆忙忙的跑進來,「前方斥候來報,發現敵軍大隊人馬像我們這邊趕來,應該是要繞過連西城,打算截擊百姓轉移。」李南尋擺擺手,士兵退出去。

這是李南尋定的規矩,來報告軍情的,一律不要下跪,不用請示,直接說事就好,確實應該這樣,戰場上順序萬變,最重要的就是消息,用不着那些繁文縟節。

士兵下去之後,眾人都等著李南尋表態,李南尋沉聲一會之後,說道:「準備應戰,他敢跨過連西城,咱們就主動出擊,不求打敗,自求牽制。」

眾人沒在說什麼,經過這麼長時間,他們對李南尋的能力有了認知,李南尋不是一個冒失的人。

這天下午時分,敵軍兩萬輕騎,從連西城路過,李南尋派兵阻擊,不出所料,這兩萬輕騎是誘餌,李南尋派兵出城之後,敵軍十萬軍隊趕來,給連西城軍隊圍住,李南尋不慌不忙,把所有騎軍派出,營救先前同派出的騎軍,后出騎軍沒有直奔戰場而是伺機而動,前期派出的兩萬兵馬強行突圍,最後和後方騎軍一起撤退回連西城。

敵軍當然不肯罷休,李南尋展露出他的瘋狂軍事才能,直接打開連西城城門,放自己人進來,敵將一看城門以開,立功心切,因為先前他們軍帳議事,就看出來李南尋的意圖,打算死守連西城,所以才有今天的誘餌,逼迫李南尋出兵,只是沒想到李南尋這麼大膽,敢剛過連西城就出兵,而後更大膽,直接開城門放騎軍進城,敵將根本沒有過多考慮,直接命令軍隊入城,擒住齊王李南尋。

敵將還直以為聰明,讓士兵先進,他夾雜在士兵當中,可是他忘了,他是將軍,盔甲就跟人不一樣,城門也沒多寬,一次性能同幾人通過?

不出敵將所料,李南尋果然安排了伏擊,並且還是武力值最高的王見山,王見山就在城門上方,浮空而立,等到敵將一進城門,王見山俯衝而下,根本沒費吹灰之力,一把就把敵將的腦袋拽下來,城門上方士兵也早有準備,王見山一入敵陣,就開始關城門,把敵軍長河截成兩段。

城牆上士兵也突起,手持弓箭,頓時間箭入雨下,敵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死傷無數,城牆上士兵倆人一組,箭羽不停歇的下落,敵軍又沒有主心骨,只能後撤。

城池裏的士兵親眼看見將軍被殺,都慌了陣腳,街道兩旁的房屋又衝出無數刀斧手,沖向他們,中間又有王見山這個大殺器,兩邊樓頂又出現武林高手,柳蟬衣等人全部在這,不過沒去追擊外邊的逃兵。

很快敵軍潰敗,紛紛丟掉武器,投降求饒,這就是李南尋想要打結果,這不是兩國交戰,是人與妖的戰鬥,這些人並不是真正的賣命與妖族,而是他們都主將,現在沒有了主將,他們自然願意歸順與李南尋。

李南尋親自出面,親自說服眾人,其實也不能算說服,李南尋一說出口,他們就答應了,只是後來李南尋又提了一條,如果不願在打仗了,他也不強求,可以到後邊去,李南尋胸脯拍的啪啪響,保證道:「只要我們一個人還活着,你們就見不到敵軍一兵一卒。」

說完這番話,士兵們紛紛沒有退出之意,反而戰意高漲,有不少士兵都流眼淚了,說這,皇帝雖然離我們而去,但是我們還有齊王,他會帶領我們打敗妖族,還我們一片太平日子的,隨後士兵們振臂高呼,紛紛喊著李南尋的名字。

李南尋笑容燦爛,因為他看到了希望,只要人民沒有退意,那他們跟妖族就打的了,李南尋笑容滿面的往回走,心裏止不住的高興,眼裏卻有這淚光,喃喃道:「有的打,有的打,我們還沒有完!」

因為李南尋除了又增加這五萬兵力,不久前,李南尋還接到一封信,信來着張寧,信里就寫這六個字:「挺著,我回來了!」

這天晚上李南尋難道的睡了一個安穩覺,第二天早上醒來,出門一看,李南尋皺了皺眉頭,齊王府今天怎麼這麼安靜?李南尋帶着不解往出走,總於讓他看見一個匆匆忙忙的士兵,李南尋攔住士兵問道:「怎麼了?怎麼不見人啊?」

士兵氣喘吁吁,說道:「王爺,你醒了,看你難得睡一個安穩覺,你沒見到人是因為人都在城門那邊打仗呢。」

李南尋瞪大眼睛,不顧形象,撒腿就往城門出跑。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最新章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知情權、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全文閱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txt下載、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免費閱讀、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知情權

知情權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運動]男神他熱愛科學、一覺醒來我變成TA[重生]、

。 自從離開奚淺的身邊,這麼多年來,她也沒有別的朋友。

也再沒有遇到一個奚淺這樣對她好的人。

漱心的話讓奚淺的心裏特別的暖,她笑意盈盈,眼裏流光溢彩,肌膚在霞光的照耀下,泛起了一層瑩潤的光澤。

漱心眼裏露出驚艷!

她知道淺淺很美,美得顛倒眾生,但是每一次看到,都有與眾不同,驚心動魄的感覺!

「怎麼愣住了?」奚淺剛才說了一句話,發現漱心沒回答,一回頭,看到她愣愣的眼神。

「沒什麼,被你的美給驚到了。」漱心回過神來,揶揄的笑了一下。

奚淺:「……」

她對着漱心翻了個白眼,無語,「很久不見,你還真是變了一個人。」

「是嗎?」

「嗯,很明顯!」現在的漱心,不說實力強大。

整個人,由內而外的,散發着一種輕鬆,通透的感覺!

讓人十分的舒服!

「可能是因為以前心裏都是仇恨,現在仇恨沒有了吧。」漱心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只覺得恍若隔世!

她輕笑了一聲,「以前啊……感覺活下來還真的不容易!」

不,應該說正常的活下來!

以前她可是差一點,就入魔的,如果不是後來遇到奚淺。

漱心嘆了口氣,後面的事情她不敢想。

不過挺好的,她遇到了奚淺。

奚淺看到漱心眼底的神色,笑了,「我們不追憶以前,你現在啊,已經是全新的漱心了!」

「嗯,我聽你的。」漱心靠在奚淺的身邊。

眼神看着前面,眼底浮現起了一絲滿足。

以後,她要跟在淺淺的身邊,做她手裏的劍。

「對了,你剛才說要留下來,漱心,我現在面對的局面,你可能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用知道。」奚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漱心打斷了。

「嗯?」

「我不用知道,因為我不在意,無論你面對的是什麼局面,我都會留下來幫你。」她說要做淺淺手裏的劍,不是虛言。

奚淺看着漱心,嘆了口氣!

漱心是鐵了心留下來,她軟磨硬泡的,奚淺把情況都和她說了一遍。

漱心眉頭狠狠地皺着,眼神冰冷,「他們怎麼敢!」

其他的她不在意,但是追殺淺淺的事情!

決不允許!

還有那個戰無雙,給淺淺扔的都是個什麼事兒啊!

一堆爛攤子!

「無妨,就當是任務歷練吧。」奚淺笑了一下!

她早就做好了心裏準備。

也早就想通了。

事到如今,不這樣又能如何?

漱心點頭,但是她垂下的眼瞼,遮住了眼底的寒光。

她在心裡冷哼了一聲,戰無雙那丫的,被幽熒姑姑給解決了,那剩下的戮仙門的人,來一個殺一個,她會讓戮仙門的人知道,什麼人,是他們不可以招惹的。

奚淺不知道漱心的想法,她轉移了話題,和漱心聊天!

漱心輕笑了一聲,順着她的話,和她說着草木世界裏的事情!

奚淺聽得眼睛都亮了起來!

草木世界,世間最為純凈的地方,那裏與世無爭。

「如果有機會,還真的想去看一看呢。」奚淺眼裏露出嚮往。

漱心笑了,「草木世界,是最讓人放鬆的地方,也是人的修為提升得最詭異的地方,當然,我沒在那裏看到人類,只是裏面的靈和那些草木的修鍊,讓我覺得很奇妙。」

她如果不是靈,或許也不能去到草木世界!

「如何奇妙?」奚淺很感興趣!

漱心笑着,給她說了很多草木世界裏修鍊的事情。

這都是可以說出來的,當初她離開草木世界的時候。

和裏面的靈有過約定,還說的說,不該說的,就永遠閉嘴。

一個時辰后,奚淺意猶未盡的打住了。

漱心,「這些年,你在靈界又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有趣的事情?

還真的有。

奚淺笑了一下,把記憶里有趣的事情挑挑揀揀的和漱心說了一下。

兩人從清晨聊到了黃昏,從飛升開始聊到了現在。

天邊的晚霞灑下來,她們白意猶未盡的停下這一次交談。

次日,兩人就離開了這個地方。

隨便選擇的方向,一路上,她們都在警惕。

戮仙門的手段層出不窮,也不可能放棄。

所以,奚淺和漱心都在警惕和防備。

不過……

一天又一天,一個月過去,半年過去,一面過去……兩年過去……

整整兩年,也不知為何,她們再也沒有遇到戮仙門的人!

奚淺傳訊給了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