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哈迪:「哈迪閣下,您的哈迪集團在香港投資這麼多,您覺得香港和內地肯定會相安無事對嗎?」

哈迪笑着搖搖頭:「這種事情誰能把握的住,不過現在看來,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發展,我聽說英國政府準備承認內地的政權,還要和內地展開外交關係,相信等雙方達成協議,香港會穩定下來的。」

有人道:「哈迪先生,您的政治眼光還真是精準,您是不是早就看出香港會沒事。」

「政治眼光,呵呵,過譽了,我對政治不感興趣,只對賺錢感興趣。」哈迪笑着道。

其他人都跟着笑起來。

其實大家都覺得哈迪這話太謙虛了,如果他沒有政治能力,又怎麼可能成為日本經濟特使,而且把日本改造的那麼好。

翌日。

維克多終於有時間向哈迪詳細彙報這半年來各部門發展的情況。

滙豐銀行和富國銀行,現在已經是香港前兩位的銀行,掌握的資產也最多。

工業區已經有九成企業開工,哈迪拿過名單看了看,還真是做什麼的都有,金屬加工類,輕工業類,電子類,還有房地產公司,化學品公司,製藥公司,橡膠公司,印刷企業,煙草企業,食品公司、貿易公司等等。

哈迪道:「維克多,再引進一家化肥廠,生產尿素。」

尿素是使用最廣泛的化肥,今後各國都會大量使用化肥,包括國內、日本、東南亞國家,這種東西絕對不愁銷路。

維克多不知道老闆為什麼忽然想到弄化肥廠,不過還是趕緊記下,準備回頭讓人建造化肥廠。

霍慶東接到通知來見哈迪彙報工作,哈迪對與北邊的貿易很上心。

「最近和北邊的生意進行的怎麼樣?」哈迪問道。

「英國人那邊,雖然下達禁令不讓往北邊運貨,不過查的不是很嚴,算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也找人打點過,現在英國人那邊還好說,就是美國人查的嚴。」

「美國人的軍艦經常在關鍵水路停著,看到可以船隻就攔截,上次我們一船貨就被美國人扣了,損失了一條200多噸的貨船和整船的貨,損失超過10萬美元。」

霍慶東無比可惜的說道。

10萬美元可是不小一筆錢。

現在英美對內陸實行封鎖政策,霍慶東不敢用大船,全部改成兩三百噸的小船,化整為零偷偷運輸。

往大陸運的貨,大多是違禁品,比如藥品、面紗、橡膠、儀器、機床、甚至還有武器。

至於武器來源,霍慶東也不知道。

「還有就是,彎島上的那些人,他們也會開着船巡邏,凡是看到往大陸運貨的船,甚至會開炮射擊,有一次咱們的一艘船就被彎島的軍艦盯上,還好那艘船的馬力足速度快過對方的軍艦,被對方追出去上百海里才逃脫,全都驚出一身冷汗。」

哈迪心裡冷笑。

那些傢伙,做正規軍不行,做劫匪卻很賣力氣。

哈迪吩咐道:「以後多加小心,如果遇到危險,不必在乎船和貨,該棄就棄,人沒事就行。」

「謝謝老闆我會小心的。」

等霍慶東走後,韓藝珍端著一碗湯進來,「這是剛剛燉好的乳鴿湯,燉了足足四個多小時,非常入味。」

哈迪笑着接過吃起來。

韓藝珍就坐在旁邊看哈迪吃,忽然她想起什麼,對哈迪道:「前幾天二叔找到我,說有幾個馬來亞那邊的洪門華人找到他,希望獲得香港這邊的幫助,還有,他們向二叔提出希望想要見我,你知道我不願意參與太多外界的事情,也不懂,所以我拒絕了。」

「我也不知道那些人想要找我做什麼,也沒有太在意,今天忽然想起來和你說說,你說他們找我幹嘛?」

哈迪知道韓藝珍嘴裏的二叔,是香港三合會龍頭李春山。

東南亞華人。

馬來亞。

洪門組織。

找韓藝珍。

這幾個詞條串起來,哈迪腦子裏已經有了大致的想法。

7017k全善哪怕情緒低落,在這一刻也提起精神了,給他們兩個分別安排了入住的地方。

閔詩進去,住在左側房間,出來走才發現還有其他的食客,

相連的房屋,一位年邁的老婦人帶著孫女住著,這會兒正急速的往外趕,女孩眼中偶爾還流露出來了一絲絲得不耐煩。

在面對老婦人的時候卻很快地掩藏過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172章暴露 「先說說你的經歷吧!」

葉晨看向面前的易小川,他這些年的經歷倒還是其次,最關鍵的是想要知道這傢伙當年的情況。

他想要看看這傢伙當年的事情是不是和自己記憶中的劇情一樣。

「其實也沒什麼可說的,當年我穿越到秦朝末年,當了秦國的大將軍,然後就一直活到了現在。」易小川一聲輕笑,並不詳細解說自己的事情,「你呢?」

「我和你不太一樣,我穿越而來的起點就是這裏。」

葉晨淡淡道,「當年穿越而來后,內心有點慌,是這座小山村給了內心的安寧,然後也就一直留在了這裏,後來發現自己死不了,擔心長生的秘密被有心人覬覦,產生一些不好的後果,就假死離開了。」

「易小川,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和我說說你長生不死的原因。」凝視着易小川,葉晨開口說道。

「秦朝末年,有一隕石從天而降,落在東郡,這隕石有着神奇的能力,有一神醫用其碎片製作出了長生丹藥,我吃了之後就一直活到了現在。」易小川緩緩道,「這些年來,我曾想要改變歷史,可卻發現歷史總是會回歸正確的軌跡,可現在….我發現歷史已經徹底偏離了我所熟悉的軌跡,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嗎?」

「為什麼你的所作所為沒有被強制扳回?」

對於這一點,易小川真的很是不解。

「大概是因為我從來沒有親自下場過的原因吧。」葉晨有些好奇地看向易小川,「你究竟做過什麼,竟然涉及到歷史軌跡的回歸?」

「兄弟,既然你是從現代穿越而來,應該知道大魔法師劉秀的事情吧?」聽到葉晨的問話,易小川突然露出滿臉的無奈,「我就是那個王莽。」

「當年…我以為自己可以創造出一個完美的世界,可誰曾想,最後被一顆隕石毀掉了所有。」

「我不相信那是巧合,我覺得那就是冥冥中的規則,也許我們的穿越註定我們只能當看客,是無法真正改變歷史的。」

「也許吧!」微微搖頭,葉晨對於改變世界這種事情沒有多大的想法。

「我回答了你的問題,現在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擁有的長生不死的能力的?」易小川問道。

「說實話,你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一定想要知道答案,我覺得我可能是天道的親兒子。」

葉晨的回答讓易小川很是無語。

特么的,你糊弄鬼呢?

可莫名地,他覺得葉晨沒有說謊。

「唉…..按照現在的世界軌跡,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到現代,不知道老爸老媽他們是不是還能順利出生,然後生下我。」

微微搖頭,易小川說出了對於他來說現在非常苦惱的一個問題。

聳聳肩,對於易小川的困惑葉晨是無能為力的,而且!

他也沒有那麼強烈的願望重新回到那個自己熟悉的現代,一切都在往前發展,隨意吧!

「秦皇,天宮,天星,玉漱,告訴我秦皇天宮的位置,我讓猛虎王朝和大元帝國同時出手,移走大山,救出玉漱。」

葉晨突然開口,雖然沒有把問題說明白,可簡單的幾個字一下子就吸引了易小川全部的注意力。

「你怎麼知道玉漱的!?」

易小川驚疑,他可從未在這人面前提起過玉漱。

「我怎麼知道的並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對天宮天星感興趣就行了。」葉晨緩緩道,「難道你不想要早日見到玉漱嗎?」

「我知道,天宮大門有機關,你鑿掉一塊石頭就會有另外一塊石頭掉落,人力難以開啟大門,可是!」

「我不打開大門,我直接挖空它,你覺得如何?進入一間房子,沒必要一定通過大門,打破牆壁,從窗戶跳入,挖地道,從空中進去…方法還是很多的嘛!」

葉晨的話讓易小川微微一怔,「那麼大的一座山…..」

「愚公移山,你覺得不行?」葉晨笑道。

從秦朝活到現在,一千兩百多年了,這麼長的時間裏,易小川並不是沒有想過這樣的方法,只是真的很難辦到!

而且一直以來,冥冥中的力量都在影響他,他沒辦法稱王作帝,沒辦法靠自己去調動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做這件事,至於利用某些人的力量合作,他也擔心一旦成功反而會讓自己和裏面的玉漱陷入到萬劫不復之地!

人心的可怕,如果他一千多年都沒看明白,那他可真就是個傻叉了。

可現在…他覺得似乎可以試試,面前葉晨的長生的特性以及同樣從現代而來的背景,這些東西無形中讓易小川心中放下了警惕。

他找不到這樣一個人對自己不利的理由。

最關鍵的是,在這靠山村的日子裏,他深刻明白面前男人對於兩大王朝的影響,或許不會讓兩大王朝唯命是從,可他只要發話,自己和玉漱絕對沒事。

「你…已經長生不死了,為什麼還要天宮中的天星?」畢竟是千年老妖,心思深沉,並不流露在外,易小川沉聲對葉晨問道。

「我雖然可以不死,可我身邊的人呢?」

葉晨輕聲道,「或許對於你來說,女色大於一切,可對於我來說,這身邊陪我一路走來的人們都很重要。」

「既然我知道了有讓他們長生的可能,又怎麼會無動於衷地看着他們死去?」

易小川:「………」

他想解釋自己那是愛情,不是好色,可是他突然有點說不出話來。

「好,我答應你。」

沉默了好一會兒,易小川微微頷首,開口道,「明天,我就帶你去秦皇天宮,你可以讓兩大王朝試試看能不能打開那裏。」

期待了那麼多年的事情,無時無刻不想着打開那道門,現在有了一絲的可能性,易小川不想放棄。

長久以來壓在心中的情感一下子迸發出來,就算是他想要壓抑也有些壓抑不住了。

他現在只想見到玉漱,至於其他人想要怎麼做,他現在不感興趣。

「明智的選擇。」

以茶代酒,葉晨敬了易小川一杯。

「不過現在也不用太急,咱們先聊聊其他東西,比如武功!」

葉晨輕聲道,「你是逍遙派的祖師爺,我想問問你,這逍遙派的三大神功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有你這一身的氣息,似真氣又有些飄忽,千年修鍊,你如今到達了怎樣的境界?」

原著是原著。

葉晨可不會把自己對於一個人的認知局限在原著的劇情中。

易小川活了一千多年,功力深不可測,自己不在乎,可是他要為張圓等人着想,若是關鍵時刻這傢伙出了什麼么蛾子,把張圓他們坑了,那葉晨得把腸子後悔青了。

所以,在行動之前摸摸底。

而且!

這傢伙的功力確實到達了一個非常微妙的境界,葉晨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修鍊真氣,江湖上其實沒有什麼境界之分,無非是你的功法高低,真氣深厚,手段強弱的區別罷了!

而在道家的理論上,尤其是逍遙派的傳承中,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反虛、煉虛合道,這是被清晰提出來的四大修鍊境界。

尤其是前兩個境界,更是被重點描述。

可也只是描述而已,並沒有一套清晰具體的升級步驟,而當年巫行雲似乎說過逍遙子達到了鍊氣化神的境界,葉晨現在非常想要感受一下。

「當年巫行雲說過,現在逍遙派的三大絕學是被你拆分出來的,據說是因為正常人無法修鍊你的功法,強練會被吸干,所以才會如此,那你是怎麼修鍊的?靠天星?」葉晨問道。

「不是天星。」

微微搖頭,易小川開口道,「當年天星從天而降,秦皇立刻就派人進行了封鎖,我雖然是將軍,可也無法觸碰到天星,而且當年的秦朝也沒有真氣武功,這些都是後來發展起來的,當年的我只是把天星當成一個非常普通的隕石,沒怎麼在意,直到後來的長生不死葯以及真氣的誕生….」

「我個人覺得,那顆天星的降落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一些變化,或許是它的輻射也或許是別的原因,讓這個世界某些特殊的地方受到了影響,比如天山雪頂的不老泉。」

「那裏曾經有一個不老泉,不老泉擁有極為強橫的生機,我就是在那裏修鍊修鍊到了現在的境界,也就是你所說的鍊氣化神的境界。」

「雖說是鍊氣化神,可我覺得也並不是真正的神力,只是能夠讓精氣神在一定程度上融合,可融合也並不意味着蛻變成功。」

「所謂的鍊氣化神,我以為是真正的蛻變,而不只是簡單和麵包餃子的捏合在一起。」

「等等,你的意思是最開始是沒有武功秘籍真氣這些東西的,這些都是後期演化出來的?」葉晨感覺自己發現了大新聞。

「的確是這樣,當年我穿越到秦朝的時候,一切都是傳統歷史的模樣,可後來隨着天星降落,數十年裏,一些事情就發生了變化,我讀著道德經,讀著讀著就有了真氣,還有一些其他的人,比如郭解、董必武、司馬遷,李廣,霍去病等,和我差不多。」

「都是從各自堅持的道理中領悟出了功法,修鍊出了真氣,也正因此,內功也叫心法,來自於心的法門!」

「後來我嘗試想要將自己的領悟的東西傳承下去,於是就有了門派,其實逍遙派只是我在北宋初年隨意建立的一個門派而已。」

「那時候,我的修鍊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想要從根源找問題,我就根據自己的認知理解拆分出了三大神功,這三種神功雖然都是拆分,可卻也都是延伸,想要看看在不同人的身上會有什麼樣的效果,我看你現在修鍊的就是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似乎到達了不老境?」

「在沒有不老泉的輔助下能夠將這麼武功練到如此程度,你是個真正的天才!」易小川讚歎道。

「也許吧。」

笑了笑,葉晨開口道,「拆分功法,獲得感悟,那你突破瓶頸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