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拉看着眼前的葉雲,緩緩地行禮開口邀請,彷彿能被魔王相中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

「抱歉,在下自由慣了,沒打算加入任何一方勢力。」

葉雲直接拒絕了德古拉的邀請,畢竟加入別人的勢力那有自己創建來的舒服,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老大。

「還真是遺憾,如果你能夠加入魔王殿下的麾下,我相信魔王殿下肯定會着重培養你,畢竟你是傳說中的神之詭異。」

德古拉一臉惋惜的看着葉雲,畢竟神之詭異培養起來可是一個很強大的戰力。

「還是先復甦你們的魔王殿下吧。」葉雲直接跳過了這一個話題,向其開口。

德古拉點了點頭,緩緩地帶領着喚醒的深淵戰士,踏入了主教內堂之中,隨着德古拉等人到來,整個主教內堂之中本來如活人一般的教徒,瞬間乾癟起來。

看着乾癟的教徒,德古拉手中的紅光綻放,直接將其碾壓成粉末,看着眼前的石像,德古拉緩緩地上前。

然而,當德古拉踏入地面上的六芒星陣之時,整個六芒星陣瞬間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直接將整個石像籠罩其中。

「法克!」

??求訂閱!第一更!

?

????

(本章完)胡大仙忍不住一陣白眼直翻,這傢伙還真的裝上癮了!

不過,一個人情也不錯,畢竟寒宗那信息並沒有那麼危險,反而很簡單!

胡大仙故作認真道:「這樣吧,三日之後,你在來我這裡取,你看可行?」

宋梵眉頭一皺,露出思索的神色,三天的時間不是太長,……

《蓋世殺神》第511章被封印的戰刀! 電話被他搶了過去,余卿卿也就安分了下來,像一隻小動物一樣,縮進了被子裏。

傅君年跟祖父的電話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他給掛斷了。

將電話放到原處,才擦了擦身子,鑽進了被子裏。

像以往一樣,攬過女人細軟的腰身,問道:「傅清寧逃跑了,她的下落你知道嗎?」

余卿卿搖了搖頭,如實交代:「我今天去看她的時候,她就已經走了,我沒有見到她!」

傅君年點了點頭:「嗯,她的事兒,你不要多管。不然的話,很容易被老頭子怪罪!」

時間還早,傅君年暫時也沒有什麼睡意,便摟過她來,一邊把玩着她的小手,一邊跟她聊著天:「老頭子就這麼一個孫女,平時就寶貝得很。他千防萬防,萬萬沒想到,這位大小姐還是跟着自己心愛的男人跑了……」

余卿卿聽了,抬頭看了他一眼,才道:「你怎麼就知道,傅清寧是跟霍錚一起跑了?」

傅君年一臉不屑,道:「她那個腦袋,要是沒人幫她,根本逃不出老頭子的手掌心!」

倒不是他小瞧她,而是他來傅家這些年,這位大小姐,除了日常購物買包和發脾氣之外,可以說是一事無成!。

總而言之,傅君年覺得,她除了投胎技術還可以之外,就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了。

余卿卿靠在他的胸口,有些怔神。

如果她真的跟霍錚離開了,那麼估計很長一段時間,她都不會回傅家,也不會去見最寵愛她的爺爺了——

無論如何,違逆爺爺的意志,選擇了一個爺爺不肯接受的男人,都需要萬分的勇氣。

尤其是對於從小沒經歷過什麼風雨,備受爺爺寵愛的傅清寧而言!

所以,她大概是真的很愛霍錚,愛到不能自已了吧?

女子本弱,可是一旦遇見了愛情,便能生出無盡的勇氣來,如飛蛾撲火,死而不惜!

她當初對待傅君年,大概也是這個樣子的吧。

所以,她覺得自己跟傅清寧同病相憐,沒有辦法去取笑她的痴傻。

相反,她只能祝福傅清寧,希望她所做的一切努力和付出,都是有價值的!

一夜相安無事。

第二天上午,葉寧夕就給傅君年打了電話。

彼時,傅君年正在會議室里開會。聽到手機在衣袋裏震動的聲音,看了一眼,便掛斷電話,調製靜音,繼續會議。

等回到辦公室里的時候,手機里已經積累了十多個未接電話。

他看着上面的通話記錄,正猶豫着要不要回話的時候,葉寧夕那邊又給他打了過來。

傅君年深深吸氣,修長的手指劃了下綠色接聽鍵:「喂?」

「喂,君年哥哥……」

電話一接通,葉寧夕委屈巴巴的聲音就從聽筒里傳過來:「君年哥哥,你為什麼一直都不肯來看我,也不肯帶我回家?我一個人在醫院裏,真的很害怕很孤單的,你過來陪陪我好不好?我不想一個人……」

「你的病還沒好!」

傅君年打斷了她,道:「很多時候,你仍然避免不了的想要傷害自己,還是住在醫院裏更加安全一點。」

華姐辭職后,傅君年倒是一直記掛着給葉寧夕找保姆的事兒。

只是,無論他出多少的月薪,但是一提起葉寧夕這個反覆無常的病症,就讓很多的保姆知難而退了。

出來賺錢,誰願意放着省心錢不賺,而選擇提心弔膽的呢?

保姆的事兒沒着落,他也不敢貿然去看望葉寧夕。不然,被卿卿知道了,她會不高興。

反覆權衡了許久,傅君年覺得,現在還是讓她在醫院裏獃著,才更加安全一點。

「君年哥哥,你放心吧,我保證不會再一次傷害自己了——我真的不想在這裏繼續待下去了,君年哥哥,你來接我回家好不好?我在醫院裏,真的是度日如年!」

葉寧夕越說,越覺得委屈,竟小聲啜泣起來:「我知道你煩我了,都是我自己不好,怪我沒有保護好自己,所以才在美國出了那樣的事兒,還連累了你,嗚嗚……」

傅君年聽到她哭,心裏便軟了幾分。

甚至,他又想到了以往,悠悠在鏡頭前落淚的樣子——

那張同樣的面孔,他不希望上面再有任何的愁緒。

思來想去了會兒,傅君年還是向她做出了妥協:「那好吧,我等下派人去接你。不過華姐辭職了,暫時新的保姆還沒有找到。你一個人在家裏不要胡思亂想,更不要傷害自己!」

葉寧夕這才高興了起來:「好呀,那君年哥哥,我等着你!」

說完,葉寧夕才把電話掛斷了。

然而,她在病房裏等了許久,卻沒有等來傅君年,而是等來了他的助理江臨。

「葉小姐……」

江臨的語氣客氣而生疏:「傅總吩咐我來接您出院,手續已經辦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沒見到傅君年,葉寧夕不由得有些失望,冷著小臉,跟着他一起離開了醫院。

車子很快開到了君山別墅區的外頭,江臨幫她打開車門,還給了她一張信用卡副卡:「這是傅總讓我給您的,您拿着這張卡,可以隨意消費,簽傅總的單子就可以了!」

葉寧夕雖然出身普通,但是自幼見慣了姐姐葉悠然奢華的明星生活,所以她的吃穿用度也一貫比尋常人要高一檔次。

尤其是葉悠然死後,她的學費和生活費,一直都是傅君年在支付。

由於對葉悠然心存愧疚和懷念,所以傅君年對她幾乎是有求必應,她要多少錢,他就給她多少。

女孩子花銷大,傅君年可以理解。

尤其是送她去美國讀書以後,傅君年每月給她的生活費,也隨之水漲船高,翻了好幾倍。

所以,多給她一點錢,讓她出去多消費,轉移一下注意力也好。

傅君年不在乎這點錢,權當是花錢買清凈了!

葉寧夕伸手接過那張卡,道:「謝謝了。」

「那我先回去了,葉小姐再見!」

江臨說着,轉身上了自己的車,揚長而去。

葉寧夕目送著那輛車子的背影離開,這才轉身,拎着醫院開的一些藥物,準備回別墅里。

不了,剛轉身的時候,身後冷不丁被某人給撞了一下。

她原本心情就不好,被人這麼一撞,頓時被撞出了火氣,沖着她大罵道:「你瞎啊……」

。 非年非節的,觀里沒什麼百姓。

清靜倒是真清靜。正殿往後特意植了花草,以備常來的妃子欣賞。有花有草的,空氣香甜。這香甜氣味就容易讓女子們思個春做個夢什麼的。

徐慧妃走幾步,「法師呢?」

「此處人多,法師想必不易現身。」

慧妃讓其他人退出院外守著。

宮裡的花比此處的要美百倍,慧妃的心又不在花上,正覺無聊時,一陣異香撲鼻,徐慧妃不由閉上眼睛深深一吸,「真是清香,覺得人頓時精神了。」

匡蘭一指天空,「瞧!瞧!娘娘快瞧。」

徐慧妃眼睛看時,不禁像小女孩一樣拍手稱讚,「好美!」天空飄下紅白粉藍紫黃等的各色花來。

匡蘭說,「想必是娘娘來了,天神為你降花吧。」

徐慧妃高興得不得了。雖然聽著像是拍馬,但沒有原因的事實就是神異。

一隻有巴掌大的藍色蝴蝶飛來落在徐慧妃手心,徐慧妃才要小心翼翼地去捏它的翅膀時,藍蝴蝶卻俏皮地一下子飛起來。徐慧妃去捉,結果眼前又多出一隻碧綠色的蝴蝶,像跳舞的翡翠,上下翻動,真是好看極了。徐慧妃揮長袖想要撲落碧綠蝶,碧綠蝶像通人性一樣,猛地震翅飛高。而在碧綠蝶的上方,又翩翩而下一隻紅色黃鳳尾的大蝴蝶。

徐慧妃恨不能自己飛起來的時候,她真的飛起來了!飛上二樓,徐慧妃驚訝的不敢出聲,生怕自己一張口,會從天上掉落。

她跟著蝴蝶飛進一間異香撲鼻的屋子,一隻紫色的蝴蝶停下來煽著翅膀,像在歇息,又像在挑逗:來抓我呀?!

徐慧妃一笑,以自己舞蹈般迷人而敏捷的身姿輕輕跳了一下。那紫色的蝴蝶翅膀彷彿有眼睛一般,呼扇撲動著眨眨,有些嘲諷的笑意:你抓不到我!徐慧妃不信,我是天仙,神仙已經來幫我,我有什麼不能?她信心十足地伸出玉手,來!到我手裡!

啪!神仙可能也去抓蝴蝶,顧不上慧妃的感受!她跌落了。

在她還沒來得及想你摔一下該有多痛的時候,她感覺卻是落入了一個懷抱!

這個懷抱有力,而且氣息讓徐慧妃有種莫名的高興和依賴。徐慧妃下意識地扭動,一個聲音很磁性又柔和地低低勸道,「你別動,要不然,我會很難受。」

徐慧妃很厭惡皇帝的肥胖。但這是堅實的懷抱。

過了半個時辰,聽到匡蘭在樓下遠遠地輕聲叫,「娘娘,你在哪裡?」

那個人放了她,「今天玩得好嗎?」

「你是法師?」

「我叫趙匡義。從今天起,法師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他能人不知鬼不覺的進宮嗎?」

「你知道你剛才怎麼上樓的嗎?」

對啊!飛上來的!徐慧妃現在還像做夢一樣。

「那他能隨叫隨到嗎?」

「你下去問他。」

徐慧妃理了理衣裙下樓,正往院外走,匡蘭迎上來,「奴婢該死,方才看花,和娘娘走散了。」

「沒事,我到後面走走,有些睏乏,歇了會兒。」

「門外侯著位先生,求見您。」

徐慧妃才踏出門檻,就看到一位灰袍子的人施禮稱娘娘仙福天壽。

娘娘打眼瞧了瞧仙師,「人可以長壽嗎?」

「回娘娘,當然可以。」

「怎麼做呢?」

「快樂!」

「快樂?」

「當然。娘娘您擁用富貴和美貌,沒有什麼再能讓您操勞,快樂,就能讓您永享青春。」

眼下就有讓我煩惱的事。娘娘哪能直說,娘娘的心事都是靠下人去揣測的。

娘娘是天,是仙,是神秘,是人間尊貴,是高不可攀。仙師在突然冷場的交談中捕捉到氣氛中飄來一絲凝滯。

仙師略抬了抬眼皮,瞄了一眼娘娘,「娘娘如果需要什麼仙藥,我還是能辦到的。」

「這?」

娘娘的面上拂過春風,「仙師果然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