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堪。

「喲,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女人,你體內的血脈很強,如果本座沒猜錯的話,你竟然有八尾天狐血脈!」

「不僅有雙修血脈,長得還如此漂亮,瞧瞧那一雙大白腿。」

「嘖嘖,我願為你盡人亡!」

黑袍老者從天而降,擋在了路上,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

一雙眼睛直勾勾盯着楚淺淺。

現在,黑袍老者已經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楚淺淺的身上。

在他看來,楚淺淺的吸引力,顯然要比白裙女子更高!

「姐姐,他是奼女尊者,出了名的惡棍,你快走。」

白裙女子慌忙說道。

她看出來,楚淺淺的修為不高。

且,奼女尊者原本是針對她來的。

她不想把楚淺淺牽扯在內。

「小妹妹,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楚淺淺柔聲說道。

對白裙女子的印象倒是不錯。

如此危急的局面之下,她還關心楚淺淺。

「桀桀,女人,你就不要掙扎了,乖乖跟本座雙修,少不了你的好處!」

「還有你,顧蘭沁,你註定是本座的女人,本座一定會讓你爽翻天的,嘿嘿嘿!」

黑袍老者獰笑。

他名為奼女尊者。

實力強勁。

江湖上,就沒有白叫的外號。

奼女尊者,最喜歡做的事情,當然是與各種美女雙修。

顧蘭沁生的美貌,在黑靈山脈歷練的過程之中,遇到了奼女尊者。

因此,便是遭到了奼女尊者的追擊。

奼女尊者太強了,顧家的強者們,無法保護顧蘭沁的周全,只能一路逃遁。

在奼女尊者的囂張氣焰之下,顧家的人們,臉色都是極為凝重。

「小姐,你先走,我們為你斷後!」

「誓死保護小姐!」

顧家的人,同仇敵愾,都是豁出去了。

哪怕明知道不是奼女尊者的對手,只要多拖延一些時間,就能給顧蘭沁多一些逃跑的機會。

「沒用的,不要垂死掙扎了,今日,男的都要死,女的都要跟本座快樂一宿,嘿嘿嘿!」

黑袍老者話音落下,直接探出雙手,抓向了楚淺淺的嬌.軀。

不過,下一刻,黑袍老者就愣了一下。

因為,葉青橫移過來,擋在了楚淺淺的身前。

在葉青的眼眸之中,閃爍著殺機。

奼女尊者滿臉的詫異之色,在他的感知當中,葉青的修為,不過就是區區的天武五重境。

這樣的修為,比在場那些顧家的強者們,還要弱很多。

奼女尊者想不明白,葉青哪裏來的勇氣,敢阻攔他的道路。

「小子,你找死!」

奼女尊者獰笑,抬手就是一掌轟出,想把葉青斃於掌底!

真武四重境的修為氣息,散發而出。

震懾全場!

奼女尊者一臉的獰笑。

一雙賊溜溜的眼珠子,一直盯着楚淺淺。

楚淺淺很生氣。

後果很嚴重。

葉青更加生氣。

奼女尊者,敢把主意打到葉青女人的身上。

簡直就是作死!

頃刻間,葉青調動體內的血脈之力。

施展出了龍族的神通,天.葬!

一片黑色的光幕,籠罩在了奼女尊者的身上。

奼女尊者發出了一道慘叫聲。

體內的生機,以極快的速度流逝。

他萬萬沒有想到,葉青只是天武五重境的修為,還能施展出如此厲害的神通。

「龍族神通!」

奼女尊者還是很識貨的。

第一時間,便是察覺到了情況不對勁。

不過,奼女尊者在短暫的震驚之後,便是回過神來。

他終究是真武四重境的強者,且還有底牌沒有施展出來。

未必就怕了葉青!

「奼女劍法!」

奼女尊者厲喝一聲。

拔出了一把寒光閃閃的長劍,直接刺了過來。

出劍的速度很快。

葉青嘴角一抽。

對方的劍法,在他看來,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

平平無奇。

葉青作為一名大劍宗,眼力還是很獨到的。

而且,奼女尊者手裏的劍,不過就是天階靈器。

這樣的靈器,在葉青眼中,就是垃圾一樣的存在。

頃刻間,葉青祭出了自己的龍炎聖劍。

沒有多少花里胡哨的劍招。

直接控制龍炎聖劍,破空而至。

下一刻。

只聽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

奼女尊者的一條右臂,當場就被斬了下來。

鮮血飄灑。

空氣之中,充滿了血腥的氣味。

一切都在剎那之間發生。

快到顧家的那些強者們,都沒反應過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葉青能重創奼女尊者。

很快,顧家的真武境界強者,便是殺了過來。

想趁機除掉奼女尊者。

「小子,你給我等著!」

奼女尊者臉色大變。

在天.葬的影響之下,他的生機在不斷的流逝過程當中。

交手片刻,至少損失了幾百年的壽命。

奼女尊者還想留着自己的命,以後多跟幾個美女交流交流。

現在的奼女尊者,已經不想繼續打下去了。

「老子還會回來的!」

奼女尊者怒吼一聲,身形遠遁,化作了一片血池。

快速跑路。

這傢伙,還擅長血池遁術。

用來跑路,還是很合適的。

不僅速度快,還能分散敵人的注意力。

血池很大。

只要血池沒有徹底崩潰,奼女尊者就還有活命的機會。

「轟!」

葉青凝聚出了一道仙魔法印,鎖定了奼女尊者的氣息,直接轟擊過來。

下一瞬。

便是聽到凄厲的慘叫聲響起。

奼女尊者化身的血池,直接就消失了一大半。

極為凄慘。

差點就被直接打死了。

不過,奇怪的是,奼女尊者遭到了重創之後,跑路的速度,反而更快了。

一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葉青沒有追擊。

主要是,在黑靈山脈之中,還有不可知的危險。

葉青不能把楚淺淺一個人留在這裏。

至於那所謂的奼女尊者,下次見面的時候,葉青不會給他任何的機會。

這一戰,奼女尊者肯定傷到了本源。

短時間內,無法恢復過來的。

「公子,謝謝你。」

白裙少女走了過來,美眸之中滿是感激之意。

她知道,如果不是遇到葉青的話,這一次,她肯定在劫難逃了,要成為奼女尊者的玩物。

。 「豪少,錫元的事情,是不是秦家做的?」

久違的聲音自手機話筒里傳來,電話這頭的秦豪聽着,一時間竟然怔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