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抬手間將山峰舉起,扔上天空。

被扔到天空中的山峰,猶如一大片烏雲,在不斷的燃燒著向著天空深處而去,眨眼間便成了一個黑點,已經人眼不可見了。

直到這塊山石飛出了斗羅星,和另一塊巨石相撞,帶著碎屑向著太陽星的軌道而去。

「啪啪啪」

李耀恢復人身,拍拍手,滿臉笑意的他對著千仞雪說道。

「完美解決」

「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很閑?」

是什麼想法,才會把地上的巨石,向著星球外扔!onclick=”hui” 這樣想着,江薇逼迫自己把頭轉回來,擠出一個笑容,學着江宿痞痞的語氣:「哈,我這不是假矜持嘛!」

「嘖,趕緊看,還有好幾張呢!」吳志博沒想太多,划拉着照片,給他們看福利姬。

「這張,這張露點了!」

「她就是故意這麼拍的。」

「我之前在網上吃瓜,說有一個攝影師特牛逼,專門約好看的小網紅拍私房,也不要錢,就跟他睡一覺,拍點露圖。結果有不少妹子都跟他約。」

「這樣的太多了。」

吳志博和梁雲深瞎扯,忽然注意到一旁的江宿(薇)表情十分微妙。

梁雲深皺皺眉頭:「宿,你今天咋了?老吳這些圖不合你胃口?」

「咳,我……」江薇的眼睛都不知道該看哪裏了!

男人的話題總是這麼不知羞恥嗎?!

梁雲深的眉頭皺得更深了,盯着江宿(薇)滴溜溜亂轉的眼睛,突然湊近,一字一頓道:「你不對勁。」

「我……我有什麼不對勁的……」江薇只覺空氣燥熱,她既羞赧又尷尬,既困窘又心虛。

總覺得梁雲深那雙眼睛,好像能穿透這具身體,直達她的靈魂……

「嘿!還有五分鐘,走啊,尿尿去!」吳志博猛地一拍桌子。

江薇嚇了一跳,她十分無語——男人上個廁所也這麼豪情壯志嗎?!

梁雲深若有所思地起身,拽了江宿(薇)一下:「走,宿,尿尿去。」

「咳,我……我不去!」江薇大驚失色,像踩了尾巴的貓一樣激烈反抗。

梁雲深神色古怪地看着江宿(薇):「你這……嗓子眼裏卡kitty貓了?挺大一老爺們能不能正常點?」

江薇的臉色一會兒紅,一會兒白,憋了半天,面色通紅地擠出幾個字:「我沒尿,我腎好。」

梁雲深、吳志博:愣住。

隨即兩人對視一眼,沉默不語地走出教室,朝衛生間方向走去。

路上,兩人開啟深奧的對話——

「我覺得……今天宿哥很不對勁。」

「你剛剛看到沒,他臉紅了……他居然臉紅了……」

「難道……宿哥被爆了?」梁雲深憂心忡忡。

吳志博也是眉頭緊鎖:「被爆我覺得不太可能,但他再這樣下去,絕對會往男女通吃的方向發展。」

梁雲深:「怎麼說?」

吳志博突然變得猥瑣:「你不覺得嗎?他臉紅的樣子,很可愛……」

梁雲深:「?」

「阿嚏!阿嚏!」

春町中學初中部,初一3班。

坐在座位上的江宿突如其來地打了兩個噴嚏。

也不知為什麼,就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趙可晴和陳思淳去廁所了,身邊空無一人,江宿百無聊賴地趴在桌子上,看着江薇筆袋上的巴啦啦小魔仙發獃。

突然,趙可晴風風火火地跑回來,在桌堂里一陣翻找。

江宿好奇:「你在找什麼?」

趙可晴壓低聲音:「思淳來那個了。」

「哪個?」

「哎呀,就是大姨媽!」趙可晴說着,找到了某個女性用品,便要起身往廁所跑。

正在這時,門口有同學叫道:「趙可晴,數學老師叫你去辦公室一趟。」

「哦!知道了!」

趙可晴應着,順手把那片軟軟的東西塞進江宿手裏:「薇薇,你去給思淳送去吧!她在廁所第三個坑!」

說完,趙可晴便急急忙忙離開了。

江宿有些懵逼。

他懵逼地攤開手,懵逼地看着手心裏那片方方正正、粉粉軟軟的女性專用品……

「江薇,你……」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顫抖的聲音。

江宿懵逼地轉過身,只見肖航睜大雙眼,像看炸彈一樣既新奇又驚恐地盯着江宿手中的衛生巾……

江宿:……

沉默了三秒,倏地反應過來。

淦!

江宿一把攥住衛生巾,惡狠狠瞪着肖航:「再看,再看把你的眼睛挖掉!」

可憐的肖航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雙目失神:「阿巴……阿巴阿巴……」

江宿顧不上其他,緊緊攥著衛生巾,起身離開座位。

他,終於要名正言順的去女廁所了!

等等等等。

他只是去送個衛生巾,絕對不會亂看!

嗯,絕對不會!

江宿覺得自己手心在出汗,這輩子他第一次拿着這玩意兒……

心裏像有隻小兔子,跳的七上八下。

走到女廁所門口,江宿停住腳步,腦袋裏有兩個小人在打架。

一個說:「你現在的身體就是女孩子,怕什麼?進去啊!」

另一個說:「你思想是男人,靈魂是男人,你闖進女廁所就是下流!就是老色批!」

江宿掙扎了半天,終於抓住一個要去廁所的女同學:「同學,幫我把這個送進廁所第三個坑,謝謝了!」

做出了決定,江宿如釋重負,耐心在廁所外面等待陳思淳。

沒一會兒,陳思淳出來,看到江薇(宿)便問道:「哎?你來廁所了啊?」

「啊,剛才我有點事,所以就找人給你送進去了。」

「哦哦。」陳思淳主動拉起江薇(宿)的小手,嘆了口氣,「唉,剛才上課我就覺得有點肚子疼,沒想到真的來了,我最討厭來姨媽了。」

陳思淳無比自然的和江薇聊著私密話題,可此時此刻江薇身體里卻是江宿的靈魂啊!

江宿恨不得把耳朵關上!

偏偏陳思淳又問:「對了,薇薇,你是不是到現在也沒來過姨媽呢?」

江宿愣了一下,仔細回想,他和江薇發生互換也有一個多月了。

以前生理課上講過,女人的生理周期是一個月。

而他和江薇每周三互換,按概率來講,他總應該碰上一次吧……

嗯……雖然簡直無法想像在互換的當天這具身體正處生理期是什麼感受,

但江宿還是老老實實回答了陳思淳的問題:「沒吧。」

「你有沒有檢查過?」

「……沒吧。」

「你該檢查檢查。你看,我,可晴,我們早都來了,咱們班女生應該都來過了吧。」

「哦……」

宿宿尷尬到能用腳摳出一套海景別墅!

「你別不當回事。我跟你說,我有一個表姐就是,15歲了還沒來過姨媽,我嬸嬸帶她去檢查,結果是先天性卵巢發育不良巴拉巴拉……」

陳思淳苦口婆心地絮絮叨叨,然而江宿實在聽不下去。

讓一個大男人討論這種……婦科問題?!

江宿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終於回到教室,坐在座位上。

上課鈴響,江宿長舒一口氣——啊,整個世界都清靜了!

。 易完容后,胡天的相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就算是宋芊在面前,她也絕對認不出來了。

而且胡天的境界全都隱藏了起來,沒有絲毫波動。

此刻的他,看起來就跟一個普通的青年差不多。

於是胡天大搖大擺的,去了那個五星級的酒店。

到了酒店門口后,胡天發現,整個酒店都被一些黑衣保鏢給封鎖了。

除了他們內部的人外,其他人一律都不能進去的。

看到這裏,胡天知道,如果自己強闖進去的話,會容易打草驚蛇。

尤其現在胡天還不知道,華宗那位帶隊的長老是什麼境界。

於是胡天打算先看看情況。

這個時候,胡天看到酒店的對面有一家茶館。

於是胡天去了對面的茶館,然後要了一個靠窗的包間。

胡天坐在茶館的包間里,一邊喝茶,一邊留意對面酒店的動靜。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候,夜幕降臨了,到了吃晚飯的時間。

而對面那些黑衣保鏢,也到了換班的時間。

於是胡天趁着他們換班,偷偷的溜了進去。

到了酒店裏面后,胡天不得不感嘆五星級的酒店就是大,佔地面積有幾十畝。

這個時候,胡天發現了在最裏面的一棟樓里有點動靜。

於是胡天偷偷的摸了過去。

等胡天到了裏面的大樓后,發現裏面燈紅酒綠,顯得非常嘈雜。

只見這棟大樓里烏煙瘴氣的,兩位穿着白色長袍的老人,被一大群美女擁簇在正中間。

這兩位老人就是華宗的長老了。

胡天也沒有想到,這次竟然出動了兩位長老!

他們一位叫華十四,一位叫華十五。

這兩位長老是兄弟,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就被華宗發現武學根骨不錯,收為了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