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到現在還在瑟瑟發抖!

有那麼一瞬間,他還真以為自己是跟著項北飛來檔案大廈參加會議的!

許久他才醒悟過來。

靠,自己是非法入侵者啊!

不對,老大也是非法入侵者!

他怎麼可以那麼淡定!

吳文滿臉敬畏地看著項北飛,此時項北飛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經變得無比高大,甚至都能夠達到與傅鳴朴和賀才偉比肩的地步——甚至超越他們兩個UR級別的地步了!

老大才是真牛逼!

吳文佩服得一塌糊塗。

項北飛已經淡定地朝檔案大廈外面走去,吳文趕緊跟了上去,滿腦子都是剛才發生的事情,這一切經歷對他而言實在太匪夷所思了些。

一直走到無人處,項北飛才撤去了潛行符,不過潛行符的靈力已經耗光了,雖然系統物品在他的加持下,能夠做到UR級別的人都沒有辦法察覺,但它畢竟是一種消耗品,用完一次就不能再用第二次了。

「行了,你先回去,明天照常去工作,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晚上的事情,死都不許說出來。」

項北飛盯著吳文,他的眼中再次亮起一道微光。

「是!老大放心!我絕對會守口如瓶的!」吳文拚命地點頭!

有【說服】這個能力在,項北飛的每一句話對於吳文而言都是鐵令,無法違背,哪怕是UR級別的人,想要從吳文那邊撬出秘密,也不可能。

高等級系統雖然有壓制,但項北飛的剋制比系統更強大。

吳文很快就離去了,他就住在這附近,家並不遠,晚上發生了太多驚悚的事情需要他好好消化。

等吳文消失在黑暗中之後,項北飛正打算去找駱老來著,但是——

啪!

一隻無形的大手又彈在了他的腦門上!

「嗷!偷襲算什麼英雄好漢!」

項北飛吃痛地摸著自己的腦袋。

「混小子!膽子見長啊!哪裡你都敢跑!」

駱老走陰影里走了出來,沒好氣地罵道。

【你沒好氣地彈了一下項北飛的腦袋,氣順了不少,悠閑值+99】

項北飛訕笑了一下。

此時駱老的修為已經降到了開脈初期,比項北飛還要弱。

「你去檔案大廈做什麼?」駱老問道。

「就逛逛。」項北飛說道。

「越來也不老實了!還逛逛?你當我信嗎?」

駱老哼了一聲,又罵道:「你居然還大搖大擺地坐在人家旁邊?你好歹是非法入侵的賊,躲起來是對『賊』這個身份最起碼的尊重,不懂嗎!」

「偵探調查的事情怎麼能叫賊呢?」項北飛嘀咕道。

駱老:「……」

【你被不安分的徒弟給嗆了,但你已經習慣了,心理承受能力又上升了一步,悠閑值+88】

駱老頗為惱火:「就你伶牙俐齒!也虧晚上是我,要是換做別人,你恐怕就栽了!」

「要是晚上換做別人,我都不會被發現。」項北飛忍不住道。

他本來藏得好好的,傅鳴朴和賀才偉兩個UR他都不放在眼裡,就堂堂正正地坐在他們旁邊安靜地參加會議。如果不是駱老,他有把握自己不會露陷。

「不過話說回來,我記得我已經儘力去抵抗您的精神力了,您老是怎麼發現的?」項北飛好奇地問道。

「呵,你是我教出來的,幾斤幾兩我還不懂?」

駱老輕哼了一聲。

但是他的目光卻忍不住去瞟自己的系統界面。

項北飛發現了這點,也不由自主瞥了眼駱老的系統界面,看見了方才的那些系統日誌,緊接著愣了下:

【精神力檢測一切正常,暫未在大廈死角發現任何可疑人物】

【分析中……】

【如果大廈里真有異常人物,但是能夠瞞住宿主的探知,那麼結合宿主所認識的人,最有可能三個目標為:駱山游(排除),項天行(排除),項北飛(待定)】

【分析項北飛:以該小子修為暫無可能瞞過宿主感知!唯一可能性:他已經改進了精神力功法,對精神力的掌控超越了宿主!】

【請宿主確定是否為項北飛所為!若是項北飛已經改進了精神力的運用方法,宿主需要得到項北飛的反饋!】

【重新評估項北飛最可能躲藏的地方!】

【若是入侵者為項北飛,根據宿主對項北飛的教導以及對他性格的了解,他必然會大膽地反其道而行之,結合他往常不按常理出牌的舉動,那麼其他五個死角沒可能,可以推斷出他最有可能躲在第三個死角,大膽地一起參與這場談話!請對第三個死角進行多重打擊!】

【你發現了項北飛!給了他腦門一個爆栗!幹得漂亮!悠閑值+666】

干……幹得漂亮?

項北飛瞪大了眼睛!

合著敲我腦袋讓您老人家開心壞了是吧?

他腦門也豎起了無數道黑線!。 第二天,施穎按照約定時間來到咖啡廳,拿著一個厚厚的包裹。

「這是開銷的收據單,你們給我報銷了吧。」

裝有錢人是需要成本的。

現在只是讓卓駿上鉤,然後慢慢發現施穎也能幫助他成功,那個時候譚晚晚的用處不大,卓駿就會徹底和譚晚晚斷乾淨。

然後再讓他後院起火,讓他身敗名裂。

唐幸看了眼賬單,直接寫了張支票,多給了不少作為小費。

施穎高興的把文件遞給他,卻又猶豫:「你也是個小孩子吧?看這些……不好吧?」

「我可以。」

唐幸表現出過人的冷靜理智,除了面龐青澀稚嫩,說話語氣行事作風,看人的眼神都透露著過分清冷。

施穎也沒再多說什麼,僱主要她幹什麼就幹什麼,現實中的演戲,真的是太爽了。

她有了錢要去整容,弄得更好看點,然後繼續在娛樂圈裡大放異彩。

施穎走了,唐幸拆開了文件掃了眼裡面的照片。

施穎很狡猾,挑的照片都是她避開了攝像頭,將卓駿暴露無遺。

卓駿會玩的花樣還真不少。

「給我看看!」

何世勛就像是個好奇寶寶,探出了腦袋,興緻勃勃的要看照片。

卻被唐幸不客氣的推了推腦袋:「小孩子別看。」

「不小了,我十歲,你十四歲,都是毛沒長齊的,憑啥我不能看。我長大了,有些事情可以懂了。」

何世勛不滿意,氣鼓鼓的。

唐幸仔細看著他那過分可愛的臉,忍不住掐了掐:「我毛長齊了,不信下次和你洗澡,你好好看看。」

何世勛:……

「誰要看你的!我又不是沒有!」

「好了,我要去譚家了。」

「最近出了恐怖片,你不帶晚晚姐去看電影嗎?」

「難約。」

「我幫你啊!給我出場費,幫你一次,給我點零花錢。」

「好啊,只要你能做到。」

於是唐幸就帶著何世勛去蹭飯了,最近譚晚晚的確油鹽不進,她反應算是遲鈍的了,可她也慢慢察覺有些異樣。

不是覺得唐幸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而是自己越來越變態了。

她意識到唐幸很帥很好看,那小奶狗的樣子讓她有些嚮往。

唐幸上次來家裡補課,在她書桌上趴著睡著了,她竟然變態的盯著人家睡顏很久,感嘆他的睫毛怎麼那麼長,小男孩的皮膚怎麼能那麼好,吹彈可破……

於是不知不覺中,她竟然動手了,對著他的臉又摸又捏,最後都把唐幸吵醒了。

唐幸睜開眼,雙眼朦朧迷離的看著她,看的她心臟砰砰直跳。

從那以後,譚晚晚就有意識避開唐幸,都不樂意他周末來譚家了。

可她媽那麼熱情,早上九點鐘人過來,遲到幾分鐘就讓譚晚晚打電話問問,是不是路上出什麼事耽擱了,是否平安,簡直像是她的親兒子!

唐幸今天不僅來了,還帶了個小跟班。

何世勛可是成功拿下老太太的,面對譚母更是手到擒來。

那小嘴抹了蜜一樣,第一次見面就喊譚母叫「姐姐」。

「晚晚姐,你家裡有兩個女兒嗎?這個大姐姐好好看,和你好像。」

譚母一聽這話,樂不可支,笑得抱住了他:「我的小心肝,我是她媽媽,你叫我阿姨就行。」

「呀?你竟然是晚晚姐的媽媽?阿姨姐姐,你好漂亮好年輕哦!」

譚母覺得和這些小年輕在一起,自己也年輕了十多歲。

她只恨自己沒再生一個女兒,不然何世勛也別想跑掉!

。。 「安寧這下完了,你肯定是今晚整個宴會上最有魅力的女人!她的風頭要被你搶過去了!」林靜感嘆道。

顧南靈瞥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意降不下來,「少說那些有的沒的,趕緊開車,安寧還在等著呢!」

雖然安寧有公司給她專門配的保姆車,但是這種場合,開着保姆車去不合適,顧南靈讓姜旭開着自己的車去接洛安寧,然後兩人門口會和。

洛安寧今天也是精心打扮過得,白色的仙女長裙,將她的氣質襯托得更加白潔無暇。

當看見顧南靈的時候,洛安寧的表情,可以說和方才的林靜相差無二了。

顧南靈無奈的伸手,在她面前揮了揮,「回神了。」

洛安寧回神,眼裏的驚艷還沒有散去,「顧總,您這也太好了吧?您自己挑的衣服嗎?」

說起衣服,顧南靈低頭看着自己的裙擺,笑道:「一個朋友送的。」

洛安寧沉迷拍戲,不怎麼關注時尚,所以並不知道這條裙子的價值,只有林靜在聽了顧南靈這話之後,眼中閃過剎那的驚訝。

四個人一起進的會場,俊男靚女,自然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更何況顧南靈今天身上的裙子,更是奪人眼球。

正如林靜所說,這次慶功宴來的人,都是導演界有頭有臉的人物。

或者說,只要是在導演界排得上名號的都來了,洛安寧要是能認識一兩個,或者是演了他們的戲,前途不可限量。

顧南靈的視線轉了一圈,發現某個坐在角落的身影,眼裏閃過一抹驚訝,但很快反應過來,拉過洛安寧。

「安寧,端上酒杯,跟我走。」顧南靈對洛安寧說道。

安寧點頭,跟在顧南靈的身後,朝着角落走去。

「安導。」顧南靈在那邊身邊坐下來,笑着說道:「好久不見。」

安曉抬眸,看見來人,愣了下,皺眉在腦海里搜索了一番,才恍然大悟,驚訝的看着顧南靈,「南靈,你怎麼……」

「我怎麼?」顧南靈似笑非笑的瞧著安曉。

安曉無奈的笑了笑,「我說怎麼這麼個大美女和我打招呼,我沒有印象,看來這人靠衣裝,果真沒錯。」

「……安曉,你這個嘴巴還是那麼的毒舌。」顧南靈臉上的笑容掛不住了,瞪了他一眼,無情的說道。

安曉笑眯眯的從桌上端了一杯酒,對上顧南靈的酒杯,「是我錯了,先自罰一杯。」

看着安曉將一杯酒都喝完,顧南靈這才露出了笑容,「我可是記得,你從來都不會參加這樣的聚會的,怎麼這次想着來了?」

「被助理趕來的。」安曉不怎麼情願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