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一看外面的情況,頓時傻眼了。

空蕩蕩的走廊里寂靜無聲,空無一人。

之前出去的那三個人呢?

聯想到之前隔壁的寢室鬧鬼事情,女生現在頓時覺得這很有可能是真的。

心中的恐懼瞬間被無限的放大了,她急忙探頭進入,對著寢室里的其他人說道:「見鬼了,他們不見了!」

不會吧?

這才幾分鐘?

說兩句話的功夫人就不見了?

在那女生說出這話的時候。頓時有其他人也想要走出來看看情況,可就在這時,那個腦袋探進房間里的女生竟然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

在腦袋探進門裡的那一刻,她的手竟然死死的拉住了門把手,直接自己把自己的腦袋卡在了開關門的位置。

7017k 神聖龍騎士第一個征戰目標,定位在了荒廢神廟頭上。

準確說是魔焰蟲頭上。

它們雖然實力恐怖,爆發的魔焰更是讓人膽寒,哪怕實力更為強大的對上,也只能認栽。

但速度卻是它們缺陷。

昨天林軒一行之所以被攆著跑路,第一是措手不及,第二是因為林軒的速度跟實力偏弱,以至於不得不戰略後退。

現在他轉職成為神聖龍騎士,可以跟小金合二為一共享屬性,那這個短板自然也就補齊了。

只要操作得當,剿滅這個毒瘤問題絕對不大,到時候神廟裏面有什麼寶貝,或者什麼信息,自然是歸屬於勝利一方所有了。

這波行動沒毛病。

「出發,把神廟裏面的魔蟲給端了,那裏屬於本領主的領地,絕不允許這些不穩定因素存在!」

林軒翻身坐到小金的龍台上,這次其實不單單復仇,還有就是魔焰蟲這種東西,對於一個部落的穩定威脅實在太大了!

要是真的衝出來了,不需要太多,只要百十來個,就可以把他辛苦建設起來的部落完全毀掉,甚至連自己都可能有危險。

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是不允許它們存在的。

死掉的魔焰蟲鄰居,才是真正的好鄰居!

一人一龍很快結合在一起,小金脖頸處的龍鱗慢慢翻起,把林軒的腿給包裹住,這除了穩定還有把兩人心神徹底相連。

到時候林軒只需要一個念頭下去,就可以操控小金做各種動作跟躲閃,在瞬息萬變的戰局裏面不會因為脫節而下降戰力。

龍騎士之所以強悍,就是因為這一點,而不是單純的多出一個強大坐騎。

奧蓮娜給一人一龍施加生命綻放狀態,讓兩者的屬性提升一截,這一次主要是打游擊戰,她不在跟着過去,而是留在家裏守家。

「主人,魔蟲實力可怕,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

奧蓮娜臉帶擔憂道:「雖然那裏的魔焰蟲必須剷除,但也不用過於勉強,自身安危最為重要,其它的可以徐徐圖之。」

「你放心吧。」

林軒乘坐神龍,手持長槍威風凜凜,聞言笑笑答道:「對於自己的小命,我比任何人都在乎,畢竟這個世界這麼精彩,我可不想早早的就領了盒飯。」

說着不等奧蓮娜說什麼,就對小金大聲吆喝:「走了小金,今天就讓我們給魔蟲好好展示一下,我們兩者組合的神威!」

「咿呀!」

小金大聲附和,重重一震翅膀,就飛入了雲端。

兩者的屬性疊加是共享的,加上奧蓮娜的狀態加持,此時的小金屬性已經爆炸,速度早已超越了戰鬥機。

要不是共享的強大屬性,還有魔蠶寶衣套裝的加持,林軒這小身板還真遭不住恐怖阻力的侵襲。

不過這些已經不存在,一身金紋加持的白色武道服,配上一根煞氣十足的長槍,一尊神聖龍騎士真正降世!

超越音速的可怕速度,僅僅數分鐘時間,就來到了廢棄的神廟上空。

這裏恢復了寧靜,只有昨天龍炎吐息造成的破壞殘骸。

魔焰蟲不見了蹤影,廢棄神廟也悄無聲息,看起來非常正常。

不過林軒只是淡淡一笑,就意念下達指令:「小金,對着神廟入口來個吐息,燒不死那些王八蛋!」

「咿呀!」

小金滿眼冷厲,聞言應了下就直接發動吐息。

恐怖的火山噴發場景再度出現,直接將小半神廟給籠罩,無比灼熱的火焰呼呼朝神廟入口灌了進去。

嗡!

僅僅過去了一秒鐘時間,整個神廟都震動了起來,一股恐怖的氣息猛然復甦,那熟悉的嗡鳴也再度傳出。

「來吧來吧,今天我們就做個了結!」

林軒目光冰冷,卧榻之下豈容他人安睡,這些魔焰蟲離他的部落那麼近,要是哪天發瘋爆發,絕對是無法想像的損失。

而且想要繼續探索迷霧森林深處,這個地方也是必經之路,後路自然不能斷了,否則再度遇到恐怖存在跑路時就麻煩了。

未算勝先算敗,這是他一貫的處事方針!

沒有誰敢說自己無敵了。

廢棄神廟。

魔焰蟲沒有慣着林軒的意思,自家房子都要被點了,它們自然不可能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從震動到從裏面湧出,僅僅花了不到三秒鐘的時間,比起昨天不知道要快出多少倍。

從這點可以知道它們多憤怒。

遮天蔽日的黑色洪流從入口湧出,頂着小金的龍炎吐息,瘋一般朝林軒兩個殺了過來,哪怕損傷也不停分毫,兩者之間不死不休!

對於瘋狂的對手,林軒沒有選擇硬撼,而是一個意念下去小金就繞着洪流轉圈,沒有給它們圍攏的機會,龍炎吐息不斷烘烤。

魔焰蟲的威能更多體現在數量上,把對手牢牢包圍,不管對方是反抗還是掙扎,都是死路一條。

可速度不行的情況下,這個優勢自然就無法發動了。

這也是林軒為何主動出擊的原因,畢竟在對方主場自己隨便放風箏,不需要顧忌任何東西。

但要是發生在自己的主場,那這些就不得不作出改變了。

部落可是他的根。

要是全部被毀了,那前面的付出就是白費了。

兩者主場相反。

林軒自然佔據主動,讓小金不斷吐息烘烤它們,只有10點的魔力消耗,小金完全可以吐半天不用歇息。

魔焰蟲的火炕確實非常高,可再怎麼高也有個度,面對神龍最為強大的吐息,時間長了也得跪。

可魔焰蟲的速度太慢,不想被烤也沒有辦法啊!

而且它們老巢就在這裏,想要跑路都不現實。

主場優劣再度顯現。

「嘶!!」

面對這麼一個狀況,幕後的存在終於無法淡定了。

神廟深處那道充滿邪惡的嘶鳴再度傳出,一直隱在神廟中的邪惡雙眼,慢慢從裏面移動了出來。

這也是一隻魔焰蟲!

不過相比於拇指大小的魔焰蟲,這隻魔焰蟲卻有磨盤大小,一雙散發着綠炎的眼睛攝人心魄,彷彿有着恐怖魔力一般。

【魔焰蟲王】

等階:六階(邪)

種族:蟲

力量:150

速度:350

技能:統帥(黃金初級)邪惡涌動(黃金高級)邪神附體(暗金中級)

狀態:憤怒

·····

這是魔焰蟲的王!

而且不管是等階還是屬性,都非常的爆炸,尤其是速度方面,那簡直比幼崽時期的神龍還有強悍。

不過最可怕還是身上的技能。

有一個竟然高達暗金中級!

暗金級別的技能,這可是跟小金一些技能差不多等級了,爆發出來堪比天災,甚至更為恐怖。

看看小金的吐息,要是不管不顧,完全可以把神廟都給整個燒化了去,堅硬岩石也頂不住。

而且這個技能還涉及到神!

邪神降臨,這讓林軒的神色一下變得凝重了起來。 林家什麼時候,有個私生女了?

秦風入贅林家三年,從未聽過此事。

看來岳父年輕時候,還挺風流的!

他沒有多想,直接推開門,走進了包廂。

見到他的到來,林雨晴一家三口,立刻結束了之前的話題。

「哎呦!我的好女婿,可算是把你盼來了!」

岳母楊紅梅立刻迎了過來,滿臉堆笑,殷勤無比。

平日里,楊紅梅對他百般挑剔,天天罵他是廢物,從來沒拿正眼瞧過他。

今天竟然這麼熱情,這讓秦風有些不習慣。

岳父林國華也走了上來,指著擺滿佳肴的飯桌,問道:「小風啊,你看看還想吃什麼菜,我立刻讓服務員加!」

「不用,這些夠了!」

秦風搖了搖頭,心中有些喜悅。

看來林雨晴一家,是真的知錯了,所以才會搞得這麼隆重,向自己賠罪。

半小時后。

秦風酒足飯飽,望著二老說道:「爸、媽,既然吃完了,咱們就回家吧!」

「慢著!」

楊紅梅突然開口:「好女婿,今天還有一件事情,想要找你幫忙?」

「什麼事?」

秦風好奇問道,心中卻生出一絲不安。

「雨晴的弟弟林翔,昨夜醉駕開車,不小心撞了人!我們已經讓林翔出去避風頭了,但他的車牌被拍了下來,必須有人承擔這個責任!」

「什麼意思?」秦風皺了皺眉。

「經過我們一家的商量,決定讓你去頂罪!」楊紅梅說道。

聽到這番話,秦風面無表情,心中卻升騰起了熊熊怒火。

明明是林翔撞了人,憑什麼讓他頂罪?

怪不得今天,林家對他如此殷勤,原來是要讓他去當替罪羔羊!

「我不願意!」

秦風搖了搖頭,態度斬釘截鐵。

見他拒絕,楊紅梅立刻變了嘴臉,指著他破口大罵:「秦風,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竟然敢和我頂嘴?」

「這三年來,你在我林家白吃白喝,養一條狗都比你有用!而林翔,是我們家族的希望,告訴你,這件事情沒得商量,你必須去!」

面對這番斥責,秦風捏緊了拳頭,心中愈發冰冷。

這時,岳風林國華也走了出來,沉聲道:「小風啊,這件事情,我們也是無可奈何!如果林翔只是醉駕,那進去待幾年就能放出來了,但你知道,昨天他撞的人是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