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使看了看地上那些珠子後有些疑惑道:「早前就曾聽聞過你們白頭雕裡面有些手段,卻沒想今天才算是見識到了。」

莫扎哈站在一邊兒有些無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開口道:「看樣子也就只有我們十字軍一時半會兒拿不出自己的東西了。」

金閃閃輕笑了兩聲後跟眾人緩緩向前走著,等通過了迷宮后看著眼前血跡斑駁的通道,金閃閃的神情頓時表內的遲疑了起來。

這裡才算得上是最危險的地方。她跟大槍兩人對視了一眼后,大槍又拿出了自己身上那些小珠子,很快便將整個通道的機關都測試了出來。

緊接著金閃閃身形如同貓一般輕靈,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將所有的機關控制住。莫扎哈跟光之使一邊走著,一邊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我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兒啊,在外面的時候還能遇到影狼之類的東西,可為什麼進來了什麼都沒看到?」

終於一直感覺有些不對勁兒的光之使這下才意識到問題,於是連忙轉頭看向金閃閃,希望她能給自己一個答案。

而金閃閃也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可很快,莫扎哈指向通道伸出一群群閃爍著綠幽幽的光開口道:「你們說的,不會就是那個東西吧?」

光之使剛剛轉頭看去,通道那邊頓時傳出了一聲嘶吼,緊接著數百隻影狼朝他們沖了過來!

莫扎哈怒吼一聲衝鋒上前,整個人如同一面盾牌般頂在前面,金閃閃也很快反應了過來,拔出長劍便開口道:「準備戰鬥!」

大槍看著沖向來的群狼臉色稍稍有些慘白,重要的是這些東西實力強就不說了,數量還很多,根本就不是他們能輕易對付的!

很快大槍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了幾個閃光彈后開口道:「不知道這些東西對他們有沒有效果,試試吧,準備閉眼!」

莫扎哈聽到這話后微微點了點頭,手伸到背後將自己的盾牌拿了出來,然後頂在前方開口大叫道:「準備好了!」

光之使也用劍擋住了自己的眼睛怒吼一聲叫道:「準備好了!」

【本章完】

。 「黃Sir,幾天不見,風采依然啊。」風無常看著黃啟發笑道。

黃啟發不敢有絲毫怠慢,笑容可掬,歡天喜地地抓住風無常的雙手,「風兄弟,你千萬不要捧殺我。黃Sir這樣的大名我可不敢當,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叫我一聲小發,或者發仔就可以了。一直以來,我都非常欣賞你的俠義作風,想不到在這裡又能碰到你,真是有緣啊。不如待會去吃個宵夜?我請。」

「宵夜就不必了,我還有事,好好乾,說不定哪天就官復原職了。」

聽到這話,黃啟發開心得好像兩百斤的胖子那樣,「承你貴言!來人,給我送這位兄弟出去。」

小馬:「這白道的背景也太強大了吧?!這麼有背景的人,需要我們幫忙?」

宋子豪小聲嗔怪道:「少說話,多做事。」

接著便配合旁邊的警察,掏出自己的身份證例行檢查。

看著準備離開的風無常,李緊大聲喝道:「站住!我沒叫你離開,你居然擅自離開……」

黃啟發趕緊把他推到一邊,「懂不懂做事,會不會做事的?你是不是想象我一樣連降多級,成為便衣警察,到街邊巡邏?!」

李緊指著風無常說道:「他背景很強大啊?」

「副警務處處長黃天行黃Sir是他朋友!」

李緊:「……」

當場跌倒在地。

站起來,小跑到風無常的面前,換上一副招財貓的笑臉,李緊握著風無常的手說道:「哎呀!久仰大名啊,想不到我能認識你這樣風度翩翩、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年輕後生,實在太榮幸了。如果不介意的話,今晚去吃宵夜,我的!」

風無常甩開李緊的雙手,「改天吧。今晚沒空。」

牛奶妹傻眼了,剛剛還準備冤枉風無常的警察,轉眼變成了笑容可掬的老人,這樣的轉變也太大了吧。

小馬:「反正我已經無所謂了,這小子的背景一定很強大。」

宋子豪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幸好我們沒有做出什麼傷害他的事情,成為他的對手,真是一件糟糕的事前啊。」

「沒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

「好。我來送你!」黃啟發和李緊不約而同地笑道。

領著陸小花、牛奶妹和JOJO三人,風無常路過宋子豪和小馬身邊的時候,停了下來,「豪哥、小馬哥,感謝剛剛的仗義相助。以後如果有什麼事情,我能幫上忙的,打這個電話給我。」

說著,風無常把一張名片飛到宋子豪的手裡,本想就這樣離開,想了想又折了回來,「豪哥、小馬哥,我知道你們兩人光明磊落、坦坦蕩蕩,但有時候明刀易擋,暗箭難防。今晚的事情難以善了,希望你們早做準備。特別要謹防身邊的小人。」

「謹防小人?什麼意思?」等小馬想提問的時候,風無常領著三女已經離開了,轉頭看向宋子豪。

宋子豪也一頭霧水。

這時候,撥神蘋果走了過來,「風無常呢?」

「走了!這是他的電話,有空的話,你可以釣他出來啊。」小馬把宋子豪手上的名片遞給蘋果,蘋果默默記下風無常的電話,便把名片還給了宋子豪。

「今晚的事情謝謝你,豪哥、小馬哥,改天你來玫瑰酒吧這裡,記得來找我。」

「我想沒這個機會了。」宋子豪鄭重其事地說道,「蘋果小姐,如果你還聽我的一句勸,我希望你可以立即辭去玫瑰酒吧這份工作。」

「你怕蔣……他會報復?」蘋果驚道。

「人心難測,海水難量。這種事情誰也說不準,出來混了那麼久,這些事情我們難道還見得少嗎!」

「我明白了。今晚我就會辭去這裡的工作,順便叫老闆停業三天。豪哥、小馬哥,你們記得也要多加小心,無論如何,今晚的事情,是我蘋果欠你們的。」

三人打完招呼之後,便分道揚鑣了。

掃簧反黑組也開始收隊,他們來的目的,也只是蘇督察救自己的妹妹而已,現在事情解決了,便離開了。不過在回去的時候,蘇潔始終愁眉緊鎖,腦海里一直在回憶二妹給她講的,風無常在酒吧的事情,看著路邊不斷變換的景色,她的心裡似乎在做著某件重要的決定。

今晚的事情,僅僅是一個開端。

玫瑰酒吧裡面所發生的一切,沒有過多曝光內幕,反倒蘇潔和蘋果是一對雙胞胎這樣的事情不脛而走,一時之間,江湖混混以得到她們兩姐妹為榮,甚至簧色行業的雙飛服務也特別受歡迎……

奇怪的是,玫瑰酒吧從此在港島上消失了。

酒吧停業三天之後,第四晚已經改名為皇后酒吧,酒吧的經營人也改為了東星社團。

誰也不知道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一些港島黑道里的高層,還是能捕風捉影抓住一丁點風聲,這段時間,黑道上的血雨腥風又開始了一場大屠殺,新的改朝換代即將到來。

……

話分兩頭,當風無常領著三女走出酒吧之後,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正準備上車,陸小花說道:「我有點累,不如先走走路吧。」說這話的時候,她不敢看風無常的眼神。

風無常點了點頭,JOJO看到他們兩人似乎有話要講,便拉著一臉不情願的牛奶妹走到了前面,留空間給他們兩個。

「十二點過了,現在是凌晨一點多。」陸小花看著橘黃色夜燈下的前方,「JOJO的三災劫,成功度過了。謝謝你,這三天裡面謝謝你陪我們一起度過,如果沒有你,我想我們的身邊沒有人能夠幫助JOJO擋掉三災劫的傷害。哥哥在這個世上最後的一樁心愿,終於能夠如願以償地幫他完成了。」

風無常沒有講話,他知道陸小花還有話要說,他能夠察覺出陸小花的狀態不太對勁,她心裡憋著東西,在人前的時候,一直在隱忍,不想給自己出岔子,但現在只剩下兩個人了,她想釋放,她想說出來。

「為什麼今晚要把事情鬧得那麼大?」陸小花忽地轉頭盯著風無常,她的眼裡飽含著淚花。

「為了保護你們,你信嗎?」風無常同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保護不需要鬧得這麼大,輕輕教訓一下那個混蛋不就好嗎?為什麼要惹上洪興這樣的大社團?!」陸小花對著風無常咆哮,整個人撲進風無常的懷裡,「你知不知道,從頭到尾我都在擔心你,我擔心你下一秒忽然就沒了,我從沒試過這麼害怕失去一個人!」

不知不覺間,風無常胸前的衣衫已經被打濕。

路燈橘黃色的光芒,照在風無常和陸小花的身上,說不出的迷離…… 他以為是她,結果不過是幻影而已,他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隨即他看着眼前這副陌生場景,高大的房子,鋼鐵的車輛,還有冒着亮光的燈火,好生刺眼,但又如同白晝一般,將四周照的透亮,這是仙人所居之地嗎?他少時就在阿母懷中聽到關於仙人的故事。

仙人住在雲氣繚繞的天宮內,周邊還有美麗的飛天,在雲中翩翩起舞,天宮不類人間,一年四季都是一個季節,溫暖如春,沒有白日與夜晚之分,仙人大多長生不死。

他以為這夢中世界是天宮,但走着走着才發現,這裏與想像中的天宮完全不一樣,這裏依舊有天空,有雲有雨,還有風,那些人看不見他,都是十分匆忙的走着,他覺得這裏似曾相識,但又不記得了,周圍的人用着一種他聽不懂的語句在說着什麼,其實說起來,天下各州郡間操持不同方言,因此需要所有人說着官話,才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對於這些人所說的話,他只能勉強聽懂幾個詞語,雖然不知道樓市、股票是什麼意思,但顯然這夢中世界的人,似乎很是在意這些東西,他以前覺得一枚小小五銖錢,就已經能夠難倒很多人,沒想到這夢中世界的人,對於錢顯然比他們更加在意,無論什麼樣的世界,錢永遠都是無法被替代的,太史公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文帝時有吳鄧錢便天下,武帝鑄五銖錢,始開官錢之風,天下商賈以布帛、馬、鹽、糧等貨通四方,時下糧、布帛等物漲勢日重,天下知名的蜀錦一匹將近百錢,就是平常所食之糧價,也是時有上漲,糧價漲幅都以災年為主,商家乘着災年囤糧居奇,平時糧價不過十數錢一斛,到了災年,糧價則是每日一價。

糧食關乎民生,記得是年正月,有傳河內人婦食夫,河南人夫食婦,看似怪異實則災年所發,糧食所缺,致使庶民人人自相食之。夢中世界可謂儒家所言之仁世,人人安居樂業,不為民生多艱,但也有求生之難,看來所謂大同世界,只是一場夢而已,無論何種世界都有自己的兩面。

過了半刻,劉備恍自夢中蘇醒,只見天高雲淡,市場依舊繁華,往來巡邏的縣卒,周邊吆喝的商販,還有逛街的鄉人,將一切印刻如此真實,劉備繼續往前逛著市肆,往來還能看到不少穿着素衣葛裙的女子,容貌倒不是艷麗,但不少都以紗巾蒙面,這也是幽州地處北方的原因,風塵較多的緣故。

那些女子見劉備看她們,頓時發出嬉笑聲,估計她們心中也會計較:這是誰家的小郎,竟私自跑將出來。那些女子再看劉備衣着,一身麻衣布袍,頭帶葛巾,倒是一個芊芊學子模樣,聯想近來盧植回鄉辦學,都有年少者拜於門下,此少年或許是盧植弟子,便想打趣一番:「這是誰家的小郎,竟自跑將市肆上來,還偷看別家女子,也不知害不害臊。」

劉備被一眾女子打趣,小臉上一陣紅透了,但過了一陣,臉色恢復如初,便拱手道:「聖人有雲,君子食色性也,爾等容貌俏麗,余自是欣賞。」

劉備一副正經之語,讓打趣的眾女更加喜笑顏開,打趣之意更甚:「哦,小郎君真是生的一副巧舌,讓人喜愛。」劉備一看眾女繼續打趣於他,便心知辯不過女子,便直接轉頭跑了。

後面是一眾女子的嬉笑與打趣聲,前面是劉備木屐拍打在青石板上的聲音,慌不擇路的劉備跑到一處宅院內,見一老者在樹下,好像是摔倒了,劉備立即跑將上去,將老者扶起。

老者起身後,道;「謝謝,這位小郎君了,人老了,連腿腳都不利索了,本想散散步,沒想到直接摔倒在地,要不是小郎君,估計今就要入土。」

劉備道;「沒事,老人家,這是我應該做的,老人家汝家人呢?」老者言道:「目前就老朽一人,我家大郎年前就出去了,據說是去廣陽郡經商,到如今一直沒有回來,不知是生是死!」

「原來如此,那麼老人家汝日常生活是怎麼度過的。」

老人家道:「大郎走前就安排了,老朽雖然年邁,但照顧自己不成問題,剛才是碰巧摔倒,另外鄰居姑娘也是十分熱心,經常過來照料一二,老朽看的出那姑娘對大郎的心意,只可惜我家大郎由於常年在外,白白讓那姑娘等候多年,時至今日尚未許人。」

聽着老者說着自家事情,劉備聽的相當認真。過了一會,見天色逐漸陰沉,應是天要黑了,劉備遂向老者告辭,剛出院門,就見一較年輕的婦人進入宅院內,那婦人大概二十上下,容顏倒不是俏麗,只能說容貌不差,不過這般二十餘的女子,未曾嫁人,說不起會有鄉人在背後閑言碎語,她家之人也會因為鄉人的背後之言,責備於她,但顯然這女子並不在意他人之言,依舊是每日必來此家,看來是真心有意他家男壯。

劉備隨後離開院落,向著住處走去,天色陰沉,偶有風來,這孟春日的風,依舊刺骨,雖說寒冬已過,但這風未見和緩,往來商鋪都已經開始收拾了,準備閉門了,但酒肆女坊依舊是喧鬧無比,那邊縣卒,早已不是先前巡邏的,應是換崗了,縣卒見劉備一人,便道:「黃昏將至,即將宵禁,還不快快返家,近日往來偷盜者甚多,需甚保管身上財物。」

劉備拱手,隨後離開東市,進入閭里,周邊燈火照耀下,前路逐漸明朗,劉備步伐也快了些,不時就到宅門前,劉備打開大門進入,來到屋前脫下木屐,推門而入,見憲和早已醒來,劉備笑道:「胖子醒了。」

簡雍回道;「我說大耳朵,這是去哪裏了,我一覺醒來,汝就不見蹤影了。」劉備笑道:「我自當是去逛東市了,可惜汝未去,不知東市繁華。」

「大耳朵,你居然一人去逛東市,將我一人丟下了,真是氣死我了。」簡雍見劉備一臉笑容,心下很是生氣。

。 打開面板查看【進化點458.2/500】

看著即將進化的數值,雖高興,但人終歸是貪心的。

目光瞥向自己剛才要去的方向,沈鴻挪動四肢還是打算去倉庫看看。

既然是鱷魚養殖地就避免不了有餵養鱷魚的禽肉。

他正欲動身,卻聽見不遠處靠近的腳步。

「那是什麼?」

一陣驚呼,旋即是慌亂見手電筒搖曳刺過來的光,沈鴻只感覺到眼前一陣斑白。

隱約見只看見了斑斑點點的人影。

「這怎麼辦,這東西怎麼進來的。」有人開口。

「拿東西把它趕走!」男人說完,隨手在一旁撿了根棍子,就準備躍躍欲試的靠近。

或許從沒見過體型如此龐大的巨蜥,男人說話時聲音都跟著有些發顫。

雙目適應白光,沈鴻這才隱約看清自己面前站著的是一對四十多歲的中年夫婦想來應該是兩人一同經營著這鱷魚養殖場。

沈鴻暫時還沒有傷害人的想法。

但見對方欲把用木棍攻擊自己,沈鴻還是做保護狀,吐著長長的信子,前肢微微供起。

在對方的木棍靠近之際猛的往前探,用力一把直接用前爪將對方長棍拍斷一分為二。

還沒反應過來,男人便感覺到手臂一陣震痛,手中長棍碎成兩半,他也被那個力量直接掀翻在地。

屁股著地,整個人還有些懵,目光對上就見沈鴻正瞅著自己。

兩人的距離相差不過僅僅兩米,男人被嚇得驚慌失措,尖叫一聲,趕緊轉頭就跑。

身後,女人見到自家老公都跑了,愣了一瞬,在目光對上沈鴻的目光后也撒丫子就跑。

這邊,酒店裡頭兩人看著監測器重新發來的照片,都不有的瞪大眼睛。

「什麼?殺了鱷魚!」老周不敢相信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鏡,仔細瞅著傳來的照片。

照片裡頭,鱷魚翻著白色肚皮一動不動,眼珠子蒙著一層白,周圍一灘血跡。

「真死了?」老周如今已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轉而是發現新大陸似的欣喜,「這傢伙厲害啊,我發現他越發靠近我心中所想的方向了。」

心奮之餘老周也沒忘立馬把照片傳給了有關部門。

把那對夫妻嚇走後,沈鴻更加大搖大擺。

照著剛才前進的方向,沒走會兒,就見到了獨立的鐵皮棚。

看樣子就是倉庫了。

倉庫上鎖,裡頭泛著冷氣從庫門底下飄出。

沈鴻直接扒上門,手臂在鐵索上敲了敲,有些發愁。

裡頭是儲存物品的冰庫,必定是封閉型空間,外頭鐵定是找不到別的進去方法。

但他現在即使是擁有強有力的前爪,那也無法做到手刃厚鐵。

用力敲了敲著鐵皮棚,沈鴻倒是有了主意。

這鎖敲不開,這鐵皮棚他還是有點自信的。

他估摸著這層鐵皮也不過才將近一點五厘米厚。

利爪在鐵皮棚上用力上下滑動,發出極為刺耳的聲音,與此同時還伴隨著星星點點的火花從划痕中炸開。

不愧是尖牙利爪,前肢的力量配合著前頭鋒利的爪尖。

鐵皮已經從中有了要破開的趨勢。

見著希望,沈鴻越發用力,只聽見尖銳刺耳的聲音,突然間變成一陣炸裂的悶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