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什麼就這麼現實!

這個世界!為什麼就這麼殘酷!

他心中暗暗發誓,不要給我機會,我一旦得勢,定要讓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害過我的人,付出代價!

他一轉頭,就看見了剛到此地的花小寶。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楚雄華怒喝一聲:「你來這裡幹什麼?」

花小寶沒想到,自己來這裡會遇見前老婆,還有大舅子。

他沒有理會楚雄華,而是來到楚蠻兒和楚奴兒身邊,說道:「五老婆,六老婆,你們怎麼在這裡?」

一句老婆,勾起多人的情緒。

章太太目瞪口呆!這特么到底什麼情況?

百里桃花啞然失色!原來他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有七個絕色老婆。

楚蠻兒滿臉寒霜!

「你來這裡幹什麼?看我們笑話嗎?」

楚奴兒倒是好一些,但一樣沒有什麼好臉色。

「你怎麼會在這裡?」

楚雄華怒火滔天。

你居然還敢出現?

要不是因為你師父,我們楚家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嗎?

要不是因為你贏了我的錢,我會氣死父親嗎?

你居然還敢叫我妹妹老婆,你是想找死嗎?

楚雄華一步衝過來,對花小寶咬牙切齒道:「小子,真是冤家路窄啊!」

然後一把就揪住了花小寶的衣領,說道:「今天遇見我們,只能說算你倒霉!」

接著一拳就打在了花小寶的臉上。

花小寶立即栽倒在地,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他真不知道要如何跟他們解釋。

都是師父的鍋啊!當然,自己也算有一份。

但百里桃花不依了,自己的老闆疼都還來不及呢,怎麼能被人打呢,她趕緊過來,扶起地上的花小寶。

說道:「你怎麼可以打人?」

楚雄華道:「我不但要打他,連殺了他的心都有。」

說著,就再次揮拳就要打上來。

百里桃花心疼花小寶,居然一步就站到了他的前面。

楚雄華怒火攻心,哪裡管這些。

「給我讓開。」

一把就將百里桃花推到了一邊,百里桃花站立不穩,然後摔倒在地。

這下,花小寶也火了,百里桃花可是自己最心疼的女人。

她那麼聽話,那貼心,那麼懂事,我含在嘴裡都擔心化了。

你居然敢推她!

花小寶扶起百里桃花后,立即對楚雄華大吼道:「你夠了,我忍你,讓你,但並不代表你可以欺負我女人。」

楚雄華哪裡會聽他這些,立即又衝上來,要給花小寶一拳。

花小寶此時心中也有怒氣,怎會再忍他,打架是吧,就你這被酒色掏空的身體,我分分鐘把你撂倒。

花小寶主動衝上去,抱住楚雄華的腰,一撞,就把他摔倒在地。

但是,楚雄華時運不濟,腦袋磕在一顆小石頭上,鮮血瞬間就流了出來。

這下子,楚蠻兒楚奴兒忍不了。

你這小子,口口聲聲喊我們老婆,卻當著我們的面打你的大舅哥,還是為了別的女人!

真當我們姐妹是吃素的嗎?

楚蠻兒大喝一聲:「花小寶,你找死。」

說著,抬起大長腿,一腳就將花小寶踢飛了出去。

楚奴兒也喝道:「花小寶,你太過分了!」

說著,同樣抬起大長腿,一腳又將花小寶踢回楚蠻兒腳邊。

兩個老婆正在氣頭上,腳下根本沒有收力,踢得花小寶七暈八素。

但他還是趕緊爬起來,對兩個老婆解釋道:「五老婆六老婆,你們聽我解釋。」

「誰要聽你的解釋。」說著,一拳打在花小寶肚子上。

這段時間憋壞了,真的沒有留情啊!

花小寶疼得嘴巴一噗,說話變口水,噴到了楚蠻兒臉上。

這下子楚蠻兒更火了。

「你居然敢吐我口水?想死嗎?」

接著,一拳又一拳,打在花小寶的身上。

花小寶那個疼啊!

要不是我間接害死了你父親,我真的要罵你了!

這邊,楚奴兒這些天,受了天大的委屈,沒處發泄。

她對花小寶是真的很生氣。

你師父怎麼可以那麼做呢?向全世界的人說我們是紅顏禍水!

還有,你怎麼能口中叫我們老婆,卻為了別的女人打我哥呢?

還有,我最近很委屈,怎麼辦呢?

楚奴兒找到了發泄口,和姐姐一起,對花小寶一頓拳打腳踢。

旁邊幾人都看傻了!

這兩個女人怎麼可以這麼暴力!

這是謀殺親夫現場?

花小寶會不會死啊?

章太太暗道:「要不要報警啊?算了,他都叫她們老婆了,這算家務事,我就不摻和了。」

百里桃花懵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的老闆會不會被打死啊!

他為什麼不還手啊?難道真做了什麼對不起他們的事情?

楚雄華嚇得驚掉了下巴。

乖乖!我的兩個妹妹,怎麼會這麼暴力?

這是要打死人的節奏啊!

這小子以前還在她們手下生活了三年,是怎麼活過來的?

突然!

噗!花小寶一口鮮血噴出,打在楚蠻兒臉上!

時間凝固,所有人都嚇呆了!

糟了!打得太狠了!忘記留手了!

楚蠻兒與楚奴兒同時清醒過來,相互對視一眼,頓時花容失色。

花小寶則緩緩倒向地上。

楚蠻兒與楚奴兒趕緊蹲下,一左一右接住花小寶,讓他躺在二人膝蓋上。

楚奴兒道:「花小寶,你怎麼樣了?」

花小寶露出一個凄慘的笑容,嘴裡吐血說道:「兩個老婆,你們……」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直接暈了過去。

這一下子麻煩大了,二人心慌意亂,措手不及。

百里桃花一把撲過來,抱著花小寶的身體,喊道:「老闆,老闆,你怎麼樣了?你不要嚇我啊!」

接著,她眼神犀利地看向楚蠻兒姐妹。

哼,雖然你們長得好看,但是太惡毒了!

她難得露出兇狠的模樣,說道:「我要報警將你們抓起來。」

「不要!」楚奴兒與楚蠻兒喊道。

她們現在後悔死了,怎麼就把花小寶打吐血了呢?

剛才怎麼就像著了魔,沒忍住呢?

這要是被抓進去了,父親還屍骨未寒,追悼會都沒開呢。

百里桃花道:「我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叫你們老婆,但你們太惡毒了,都不聽他說話,居然把他打到重傷吐血。」

「我現在就要報警,把你們抓起來。」

說著,她就要打電話。 呂延又拿著照片找王大虎,王大虎很為難。雖然如今的建築風格五花八門,但總覺得保定不會有這樣的窗戶,他這方面的直覺一向很准。沒有別的辦法,試著打聽吧。

剛回到別墅,還沒來得及上樓,身後又響起噹噹當的敲門聲。

肥頭大耳的諸葛偉又來了,腆著大肚子,大大咧咧地說道:

「玩過槍沒有?」

「沒有。」呂延沒好氣。

「明天咱倆打槍去。」

「沒空。」

「怕什麼,即是對手也是朋友,怕了,氣就鬆了。」

第二天有雨,車子在山路上顛簸著,七扭八扭地進了山谷,裡面竟藏著一個靶場,還有警衛把守。

雨停了,山風清涼。

諸葛偉拿起一把手槍,「玩就玩真槍,比賽用槍沒意思。」

話音未落,槍聲響起,十槍十個十環。

呂延以前沒摸過槍,要現學現賣,諸葛偉倒也不吝賜教。

很快就掌握了動作要領,但穩定度不夠,槍口有些晃,呂延把靶心拉近到眼前,準星對著靶心,盡量控制住槍口穩定,射擊,偏離靶心。幾槍之後,他總結出規律了,胸有成竹。

正式開始,十槍十個十環。

諸葛偉納悶,明明呂延的槍口不穩,卻恰好能命中目標。

風吹過,從樹上落下水滴,映著斜陽的光,賞心悅目。

呂延抬槍就射,子彈飛進了草叢,嚇了諸葛偉一跳。

「怎麼個意思?」

呂延故作瀟洒地吹了吹槍口,說道:

「我剛才打碎了一滴雨,你行嗎?」

「小老弟吹牛不打草稿,怎麼證明?」

「那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