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的路徑是統一通向駒場的,也許我們可以嘗試佈置成員在它們的路徑上對它們進行清理?」

「好啊,你不怕死你去啊。」

剛一開口就受到了另一個成員的嘲弄,

「就我所知這群妖怪中較弱的團體帶隊的不是『河童子』(河城凌取)就是『酒鬼』(蟲酉),我十分好奇你再現在人工半妖士兵無法量產的情況下對付它們?用妖怪部隊?」

「很難。」

一個穿着陰陽師狩衣的男人搖了搖頭說,

「妖怪部隊也有不少選擇離開的,我手下的式神並不會因為這個攻擊它們,這不符合契約。」

「哦?」

這下連被稱為總帥的老人都有點驚訝,

「安倍家都有式神離開么?」

「是的。」

穿着一身狩衣的男人也就是安倍家現任家主安倍清泉說,

「也許你們可能對會館不太理解,我只能說它是一個天朝妖怪的組織,非常大,並且在妖怪里非常有號召力,並且其中強大的鬼王十分的多。」

「那。。。這件事跟那個『狂亂』有關么?」

突然有個人提出了一個在里會很有名的稱呼,而這個稱呼的主人,就是王玥。

其實也不怪他會這麼猜,畢竟最近來了日之本還非常強並且和里會在某種程度上有一定過節的只有王玥了。

雖然在烏森的時候雙方有過一點合作(借用觀測組的人給王玥放直播),並且最近似乎沒有她的消息,但是誰也不敢說這個瘋子是不是又搞出了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

「不確定。」

觀測組首領搖了搖頭說,

「沒有看到任何有關它出現的消息,但是聯想它和『河童子』的關係以及駒場後山的消失。」

說到這觀測組的首領看向不遠處的墨村正守說,

「況且根據夜行所提供的資料,它和會館也有一定的關係,有理由可以相信對方有參與其中。」

墨村正守也適時的點了點頭,

「是,對方有提起過和會館有關係,並且十分強大,有操控水,精神以及空間的能力。」

聽到墨村正守的解釋,一旁的西裝中年人冷笑的看着墨村正守,

「喲?之前不是不可說么?現在居然能說了?」

這個中年男人就是京都總會的執行總監,之前沒有從墨村正守那獲得任何情報后如實上報反倒導致自己撤職,現在自然不會給墨村正守什麼好臉色。

「是,在烏森的時候對方解開了禁制,不然我還是什麼都不能說。」

墨村正守沒有任何錶情的繼續說,

「它的危險可不只是力量,並且現在你並沒有權利指責我長澤宏紀,這點還請你記好,你現在並不是里會京都總部的總監。」

「你!」

「到此為止。」

面對長澤宏紀面色難看的打算再次說點什麼,總帥的喝止讓他生生止住嘴裏的話,而總帥也看向墨村正守說,

「如同是它在這件事處於主導,你認為應該怎麼做?」

面對這種本來不該他回答的問題,墨村正守反而沒有什麼過多的思考,看着總帥說,

「如果這件事它是主導,那麼我建議最好不要參與其中,它具有很強的領地意識和同伴意識,只要它不是直接在日之本現世建立會館,我不認為面對它會是一個好選擇。」

「哪怕我們這邊也出動鬼王級別的存在協助。」

墨村正守補了一句,順便還看向了自己這排最裏面的四個,分別是安培家現任家主安倍清泉,坐在那微笑的看着四周的扇之一族的最強天賦的下任家主的扇七郎,害羞的在那不安的搓動手指的鬼童院家最強者鬼童院奴良,以及本來在那無所事事的修著指甲直到聽到和王玥有關后才偷偷收起指甲刀的龍姬。

當然也掃了一眼正坐在那收回了觀察墨村正守的目光的總帥。

「我同意墨村正守的想法。」

第一個表示贊同的居然是失去了一些式神的安培清泉,

「對方如果是會館的話,發生衝突實際上是非常不理智的行為,況且妖怪也不是所有都需要治退的,這點還請各位牢記,否則絕對會和會館產出不可調和的衝突。」

「聽。。。聽起來對方是打算收容妖怪吧?」

第二個說話的事鬼童院奴良,她在那搓這手指害羞的說,

「如果。。。如果對方只是收容妖怪的話,應該不用打吧?這不是會讓日之本更安定么。。。」

「咱倒是沒什麼關係~」

龍姬無所謂的靠在椅子上,

「畢竟如果把妖怪都聚集在一個地方管理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只不過別找我啊,我討厭麻煩。」(實際上是怕再次和王玥碰上)

「我也差不多。」

扇七郎溫和的笑了笑,

「這種事情其實都還好,反正妖怪都消失了那我應該有更多時間享受校園生活才是。」

不過說到這頓了頓看向宗帥說,

「但具體怎麼決定還是看宗帥了,我都可以。」

「是么。」

宗帥看向扇七郎,臉上難得的笑了一下,然後說,

「決議下來了,暫時靜觀其變吧,畢竟如果是會館應該不會和我們產生太多的衝突才對,墨村正守,如果可以,還是由你去和對方交涉一下吧。」

「。。。是。」

面對總帥的派遣,墨村正守雖然猶疑了一下但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那麼散會吧,七郎,你留下來一下。」

7017k 這時候這些火毒蟒也是有一定靈智的,它們此時此刻當然非常的忌憚這些人類武者,它們能夠清晰感覺到此刻這些如果不發起有效抵抗必然會被這些人類武者們滅殺掉,所以說這時候它們便不得不都對人類發起了瘋狂的反撲,雖然說像火毒蟒這種妖獸,他們自己自身的攻擊力和防禦能力其實並不是十分強大,令人忌憚的就是他們這種非常強大的毒素,即便這些火毒蟒真正的將毒素攻擊到人類身上,也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因此當大量的這些火毒蟒被人類武者攻擊的擊殺之後,如今甚至感受到有一種懼怕的情緒。

而且沈建此刻為了能夠真正的讓這些火毒蟒戰鬥的意志,甚至多次,施展他的九陽焚天火進行革命的東西,要知道在火毒蟒的這個地盤裏面有非常多的參天大樹,這些參天大樹完全無法接受沈建的九陽焚天火所造成的致命攻擊,所以說這時候當沈建的九陽焚天火攻擊到他們這些火毒蟒身上之時,僅僅是這些九陽焚天火所造成的這些參天大火,就已經讓這些失去了戰鬥的意志,因為火毒蟒這種妖獸,往往最害怕的當然就是火焰。

然而在現如今,當這些火毒蟒看到這些火焰之時,它們每一隻火毒蟒的眼神當中,都蘊含着一種非常懼怕的情緒,所以說在這種懼怕的情緒的籠罩之下,他們這些火毒蟒相應的作戰實力大幅度減退,這樣一來便給了這些蘇家的這些武者們可乘之機,他們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一旦施展出他們自己所修鍊的那些武技,以及他們武魂的天賦,對這些火毒蟒造成攻擊的時候,而這傢伙就往往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警惕的能力,所以說這些人類武者的進攻之時,很多我都忙甚至失去了一樣的能力,紛紛被一擊斃命,一命嗚呼。

對於這場戰鬥,雖然說人類的武者佔據非常大的優勢,然而這場戰鬥戰鬥起來其實並不容易,這時候這些三百多隻火毒蟒當中,除了那只有一隻火毒蟒的血脈境界達到了三階前期的程度,還有六七十隻火毒蟒的血脈境界在二階血脈的程度,餘下的這二百多隻火毒蟒都是一階血脈,所以說,在沈建的要求之下,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先將這些低階血脈的這些股東們紛紛解決掉,然後在其中之一,這些二階血脈的火毒蟒至於那隻三階血脈的骨肉嗎?完全可以交給沈建,根本就不用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來操心,因此,他們這些人不會有太多的危險。

戰鬥持續的非常快,很快兩個時辰便過去,此時此刻天氣已經朦朦亮了,雖然說如今這些人類的武者每一個人身上都帶着或多或少的傷口,不過這時候的他們,由於自身所吞服的這些極品的丹藥,能夠極大地驅逐這些輔助體內的毒素,因此火毒蟒的劇毒對他們竟然沒有絲毫的作用,而與此同時,這間火毒蟒當中竟然有一百多隻一階血脈的火毒蟒紛紛都死在這些蘇家無者的手裏。

看到這些倒在地上這些火毒蟒的屍體,此時此刻沈建的心中可以說極為高興,因為他們這些人有真正的,具備了一名武者需要具備的素質,所以說這時候讓這些人類武者真正的奇葩這接火毒蟒的時候,讓只做沈建的心中可以說非常的具有成就感,沈建如今培養,這些都加武者們在作戰方面的能力,就是為了讓這些蘇家的武者能夠在真正遇到危險的時候,能夠具備作戰的能力,這樣一來他們在遇到這些馮家和歐陽家讀這些無助的時候,才能夠真正的進行體育,如果僅僅是在他們的修為境界方面下功夫,利用丹藥和天材地寶將他們的身體,在修為境界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讓他們的戰鬥力即便是得到了提升,效果也不是十分的明顯,最起碼和他們同等境界的這些馮家和歐陽家的武者會比他們厲害的多。

因此沈建才不會如此大量的用這些丹藥分給他們,只有他們這些人經過一定的作戰,並且在家族當中立下累累戰功之時才能夠真正得到沈建所送給他們這些原則彈藥,因此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此時此刻,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目標,就是要迅速的完成這個任務,今天他們所接的這個擊殺火毒蟒的任務是他們所接受的第一個任務,只要這第一個任務能夠順利的完成的話,那麼在接下來的一戰,他們這些人必將信心滿滿,完全有自己的能力,將這第二個任務甚至第三個任務很輕鬆的完成。

在這幾個時辰的時間裏面,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完全按照沈建的要求,並沒有對那些二階血脈火毒蟒進行充分的糾纏,因為從現如今來講,這些二級血脈的火毒蟒處於弱勢,根本就不敢主動對這些人類武者發起進攻,所以說藉著如此好的機會,蘇家的武者們便在沈建的安排之下,對這些一階血脈的這些火毒蟒發起了攻擊,而這些一階血脈的他們的火毒蟒防禦力可以說是非常差,根本就無法阻擋住人類武者對他們所發出來的致命攻擊,因此這時候它們這些火毒蟒當然被嚇得屁滾尿流,皮開肉綻的,身體甚至被這些人類武者用元氣火化火化做的刀劍直接切成兩半。

本來這些數量三百多隻的火毒蟒對人類如果同時進攻的話,可以說攻擊力是極為強大的,即便是那些普通的氣境界的,人類高手,見到這三百多隻火毒蟒對他們所發出來的致命攻擊,也同樣會退避三舍,根本就不敢出去瘋了,然而現如今在沈建的帶領之下,這六十多名的武者們完全對這三百多火毒蟒沒有任何其他的懼怕情緒,讓他們殺死了這一百多隻火毒蟒之後,他們每一個人作戰的信心甚至比以前更大了,所以說他們只有變得更加嗜血一些才能夠真正的順利完成這些任務。

然而在此時此刻,當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和這些火毒蟒之間進行摩擦的時候,沈建卻並沒有真正的參與到現如今沈建的任務便是牽制住那支血脈境界的三階血脈的那組的組長,就可以了,只要這隻火毒蟒鼓掌,沒有傷害到這些增加的比例,那麼僅僅憑藉這些一階血脈和二階血脈的這些火毒蟒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傷害到這些蘇家的武者,所以說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才如此的,沒有後顧之憂,能夠充分發揮自己在作戰方面的優勢,從而去對付這些火毒蟒。

現如今已經有100多隻火毒蟒被這些蘇家武者殺死,而且沈建在其中並沒有動手,這一百多隻一階血脈的火毒蟒完全是這六十多名蘇家的武者擊殺掉的,隨着這些一階血脈的被擊殺的越來越多,而這些異界血脈的活動吧,和這些二階血脈的火毒蟒也同樣有血緣的關係,因此這樣一來,極大的讓這些火毒蟒多了一些怒氣,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人類武者的仇恨,在這種仇恨的情緒之下,這些攻擊力必然會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所以當這100多隻一階血脈的火毒蟒被這些蘇家武者們通通殺掉之後的其餘的歌,100多隻火毒蟒,如同瘋了一般,迅速的向著接蘇家的武者們發起致命的攻擊,顯然這些火毒蟒在作戰經驗方面還是10分的豐富的,尤其是他們竟然知道人類武者的弱點究竟是哪裏,因此他們這些火毒蟒紛紛的向人類的脖頸心臟的關鍵部位發起進攻,只要這些股東們能夠真正的遇到這類的脖頸,適當的時候,自然會一命嗚呼,當場死掉,所以說這時候這些火毒蟒的攻擊是非常兇殘的。

而在作戰之前沈建已經囑咐過他們向他們完完整整的交待了作戰的特點,因此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當中,每一個人都利用自己用元力所凝聚出來的護盾,護住他們的心臟和頭顱部位,以至於他們的要害部位不會遭受到這些輔助們對他們所造成的致命攻擊,儘管這些人怒氣衝天,像這些所有的人類武者的抽筋扒骨,然而在此時此刻,這些人類的舞者們的驚艷表現已經讓這些幾乎喪失了信心,因為從現如今的情況來看,這些人類的舞者們在戰鬥之時不僅僅在實力方面沒有任何的減退,反而是越戰越勇,而且竟然驚奇的發現,有一些人類的武者的修為境界竟然在這次戰鬥當中得到了順利的提升。

要知道在和這些火毒蟒之間進行作戰之前,在這些人類的蘇家武者當中,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都達到武魂境以上的程度,這得益於沈建利用自己所煉製的極品丹藥和天材地寶在薊州商會這裏,讓他們進行修鍊,以至於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然而在現如今這些人類武者,隨着他們自身修為境界的提升,作戰實力也越來越強,尤其是在今天和這些火毒蟒之間進行生死搏殺之後,以至於讓這些火毒蟒損失慘重,而這些書架的武者們,也是因為今天和這些普通網之間進行戰鬥,以至於讓他們這些人如今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竟然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要知道,沈建帶帶他們來到萬妖山脈之前,曾經給予他們每一個人一枚極品丹藥,而這些極品的丹藥,一下子讓他們體內的修為境界得到提升,畢竟極品元丹裏面蘊含着一定程度的天道之力,而在這些天道之力的作用之下,他們這些附加的武者們完全可以讓自己的修為境界的提升,因此在戰鬥了兩個時辰之後,再次有幾名度假的武者同以前的武魂將一段提升到現在的武魂就二段,而其他的那些行為境界暫時沒有得到提升的,蘇家武者,他們的身上的氣勢顯然也比以前強大了不少,儘管說他們的修為境界或許真的沒有得到順利的提升,然而,他們卻能夠達到他們這個等級的巔峰程度,比如說有一些武者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達到了,武魂敬三段的鐵路,而他們即便是無法順利突破到武魂見4段,也能夠讓自己的修為實力達到後來的武魂三段的巔峰程度,因此今天這一戰對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可以說是完全受益的。

這時候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才真正的理解了沈建的良苦用心,因為沈建為了讓他們能夠順利的提升他們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才帶他們來到萬妖山脈,危險重重,隨時都會被妖獸擊殺的地方進行歷練開始他們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理解,而今天通過和這些妖獸之間所進行的生死搏殺,讓他們每一個人充分的了解到沈建現如今,為了他們這些人能夠真正順利的提升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是如此的煞費苦心。

現在這60多名作家的武者,雖然說已經擊殺了100多隻火毒蟒,然而這些人類武者沒有一個人被殺死,雖然說他們這些人看起來衣衫襤褸,十分狼狽,有很多人身上還帶着非常重的鮮血,這些鮮血都是從火毒蟒的身上濺射出來的,不過他們這裏人心中的戰意卻沒有,他們這些人現如今可以說有十足的信心能夠和這些股東們進行持續的鬥爭,只要這隻三階血脈的火毒蟒族長,不對他們發起致命進攻的話,那麼他們相信憑藉他們自己現如今在作戰方面的天賦和實力,完全能夠擊殺這火毒蟒,讓這個火毒蟒家族從這個萬妖山脈當中消失,與此同時。這些火毒蟒的屍身和妖核,也同樣會落到他們這些人的手裏。

所以說這時候這些火毒蟒在遭受到他們這些人類武者的進攻之時,還會感覺到如此鬱悶,因為他們發現這些人彷彿不怕死一般,體內彷彿已經充斥着非常濃郁的天地元力能量,以至於讓這些人類武者有源源不斷的能量來是讓他相應的武技和攻擊手段,所以才對這些火毒蟒造成非常大的重創,畢竟自身血脈天賦是非常的弱的,畢竟即便是它們進化成非常高等級的粉絲,也僅僅是處於三階前期的血脈而已,甚至三階中級血脈都無法進階,,因此像葫蘆娃這個血脈等階的妖獸,完全不是沈建所率領的這些蘇家子弟的對手。

不過這時候由於這些蘇家武者們紛紛提升了警惕,人類武者的進攻之下,也同樣做好了準備,這些人類武者雖然說只是在氣勢上佔據了優勢,但在數量上仍然比不上這些火毒蟒的,此刻一下子就100多隻火毒蟒就將這些人類武者輕輕的圍住。

而沈建沈建並沒有動手,而只是將自己的眼光注視在那隻火毒蟒的族長身上,以防止火毒蟒的組長對這些富家子弟們發起進攻,只要這隻火毒蟒的族長,不對這些普通的蘇家武者進攻的話,這些蘇家武者今天就不可能躲在這裏。

而這隻火毒蟒的族長在看到沈建身上擁有如此強大氣勢之時,心中感覺倒也十分的忌憚,當然能夠感受到,一旦他對這些人類武者發起致命的進攻的話,那麼沈建必然出手,而且現如今以沈建如今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只要沈建在這時候出手攻擊之火毒蟒族長,那麼這隻火毒蟒的股長今天,即便是不被沈建殺,也必然會遭受重挫,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對着火毒蟒的族長被牽制住,而其餘的各階二階血脈的紅包對於這些附加物者來講,根本就不會造成太多的威脅,雖然說他們引以為傲的毒素能夠讓絕大多數人類和妖獸聞風喪膽,有很多的人類和妖獸,由於非常的既然這些葫蘆內的毒素,從而不敢接近,退而遠之,不過,這時候這些書架的武者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完全不害怕這些,我都忙,身體裏面所發出來的劇毒,而且讓他們這些火毒蟒心中十分鬱悶的是這些,被他們噴出來的毒液,竟然對這些人類武者沒有絲毫的傷害,如果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下去的話過去,如果這些書架武者想要擊殺他們可以說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而反之如果他們這些補助嗎?如果真的想要攻擊這些人類武者的話,就是難如登天,這樣一來人類的優勢只會越來越強,而反之這些火毒蟒的優勢會越來越弱,他們這些火毒蟒可以說完全無法和這些人類的武者進行相互之間的搏殺,所以說這時候他們才感覺到心中如此的鬱悶。

而讓他們這些心中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現如今他們火毒蟒家族當中,最強大的火毒蟒的族長竟然到現在也無動於衷,看到了如此多的火毒蟒被人類武者所擊殺,竟然沒有絲毫的動作,而且情緒看起來極為忌憚,甚至有幾分害怕,這樣一來更是讓很多的火毒蟒失去了戰鬥的信心。。眼前的這座墓穴,是一做典型的養運墓,這種墓穴只能短時間的增長後代的氣運,到了一定的時間就需要重新擇墳,否則原有的氣運消耗完了不止是變成普通的墓穴,甚至會演化成廢穴。以林家此時的地位,一座廢穴根本支持不住他們家的氣運,這也是爺爺安排三年重新擇墳的原因。

眼前原本的墓穴已經成了……

《陰屍帝命》052章紫薇鎮天決(四更) 次日清晨,顧蔓瑤特意穿身白色長裙,高扎馬尾,整個人看上去就是乖乖女。

剛走出別墅,大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紅旗轎車,遠遠望去,要比普通私家車長許多。

「顧小姐是吧,老爺子在酒店等您了,上車吧。」

司機小心的拽開後座車門,見她坐上去以後,回到駕駛位,緩緩離開。

隔壁,傅卿雲望著遠去的車影,蹙起眉毛,轉身走進卧室。

酒店裡,江老爺子一身運動裝,整個人看上去精神抖擻,見到顧蔓瑤招招手,「小蔓瑤,我等你很久了,我們要先去哪裡轉轉?」

「江爺爺,不好意思,我昨晚睡得有些晚,讓您久等了。」

顧蔓瑤抱歉的笑笑,上前攙扶老爺子,「現在正是涼快,我帶您去周圍的景區轉轉,聽說西郊新建一個生態城,我們去那裡溜達一圈。」

「客隨主便,你說哪我們就去哪。」

江老爺子爽朗的笑起來,看著小姑娘白白凈凈的,乖巧懂事,越看越喜歡,老葉有這麼寶貝的外孫女竟然藏起來,不夠意思。

「江爺爺,您有什麼忌口沒,我記著點,省得到時候讓你不開心了。」

顧蔓瑤扶著老爺子坐上車,目光掃過四名保鏢,繞過車尾,坐在另一側。

而身後的黑色商務車緊隨其後。

她不解的轉過頭,「江爺爺,您每次出門都帶這麼多保鏢嗎?」

「是啊,我這把老骨頭到老了老了,還被人盯上了,你說好笑不?」

江老爺子說的雲淡風輕,那張臉卻不怒自威,兩隻手放在大腿上,正襟危坐。

顧蔓瑤甜甜一笑,「江爺爺,我可是很厲害的,有壞蛋的話,我能打十個。」

「好,好,你保護我。」

江老爺子大笑起來,並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車緩緩駛離市區,在郊區生態城門口停下來,由於裡面都是珍貴植被,不允許車輛進入。

一行人徒步走進生態城,周圍水聲繚繞,綠草地和泥土的味道迎面吹來,前方一個人工瀑布水流湍急,傾斜而下。

「江爺爺,快看,是瀑布。」

顧蔓瑤跑過去,新奇的盯著瀑布,兩世為人都沒有見到過真正的瀑布,她到底有多慘。

「這裡環境弄的倒是不錯。」

江老爺子緩緩跟上來,氣息有些急,一隻手扶著旁邊的欄杆,一隻手扶著腰。

見狀,顧蔓瑤左右看看,扶著他,「江爺爺,我累了,咱們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吧。」

「好。」

江老爺子滿意的點點頭。

對這個小姑娘是越來越喜歡。

兩人走過木橋,在瀑布旁邊的涼亭坐下來,四名保鏢像是門神一般站在門口。

「江爺爺喝水。」

顧蔓瑤接過老爺子小助理遞來水壺,倒杯水放在他面前。

自己則坐在旁邊,在包里摸出水壺喝了大口,忽然,那雙杏眸變得冷凝,定神聽著周圍的聲音,臉色難看。

而對面的老爺子也與她一樣,上一秒還笑眯眯的臉,現在變得冷厲。

簌簌簌……

周圍的樹葉彷彿被風吹的亂顫。

守在兩頭四周的保鏢警惕起來,分別退後,進入涼亭。

「小蔓瑤,別害怕,沒事的。」

江老爺子看向板著臉的顧蔓瑤時,冷沉的臉上露出抹淡淡的笑容,似乎已經對這種事見慣不慣。